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铠约】小日常(2)



◆◇◆◇◆◇


第二天铠上楼去吃早饭,敲了敲门却没听到回应,于是掏出自己那根钥匙开了门。
——之前照顾守约那段时间自己为了方便随时照看他就多要了一根钥匙,这几年便一直和自己家的钥匙挂在一块,反倒是玄策过来之后的那根是新配的。

一进屋便闻到一阵叉烧面的香气,铠看到桌上摆着自己的那一份面,蛋花汤也保温着放在锅里,百里守约却是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铠想了想,重点班的早自习时间是六点半开始,比普通班的早了半小时,守约大概是早起给玄策做早饭,没睡足才会在这儿补眠。
自己动手把汤浇上,铠一改平时吸溜吸溜的吃法,拿勺子接着面,不出声响的一边看着百里守约的睡颜下饭一边吃完了早饭。

——百里守约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拿手机看时间,却在睁开眼的瞬间看到铠,心慌的感觉立刻如同潮水哗啦啦的退去了。
“……几点了?”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发现铠手上拿着的似乎是自己的手机。
“你们班群发了通知,说老师生病了,上午的课取消。”
说着他面色如常的把手机还给睡眼朦胧的青年,语气中带有些许委屈。
“你昨天怎么还把我好友删了呢。”
“???”
并不知道是自家弟弟干的好事,百里守约乖乖的给自己扣上了锅。
“诶,可能是我睡着了压着手机了……你快发个申请让我加回来。”
铠这才心满意足的解锁手机发送好友申请,又遗憾道:“可惜和你的聊天记录就没了。”
百里守约看着铠哼唧的模样好笑道:“每天就闲聊了也没什么重要消息吧?”

“和你聊的每句话都是重要的。”
男人低声笑了笑,趁着百里守约还没反应过来赶紧转移话题。
“你早上没事了,要不要跟我去队里玩玩?”
百里守约先是点了点头,这才后知后觉的睁大眼看着他:“你不是说今天早晨要和木兰姐去执勤吗?!”
“唔咳,我和队长说留下来陪你,她就准了我的假。”

“……你根本就是想留下来偷懒吧。”百里守约笑着搡了搡他肩膀:“那我就不客气啦,罚你给我打下手,我们做个便当送过去犒劳犒劳大家——”
“那先去趟超市买菜吧,我建议你多买点肉……”铠一面回应着,一面打开手机敲了几行字发送出去,和花木兰的聊天窗口里赫然是一张偷拍的百里守约的睡颜,底下是短短几句对话。

铠:【队长,我今天早执勤没法去了,中午带好吃的回来赔罪。】
花木兰:【???你要对我们的约约做什么???】
铠:【守护他的睡颜。】
花木兰:【呕吐/呕吐/呕吐/抓狂/】
铠:【别动不动就吐,胃不好就吃不到中午守约做的大餐啰。】
花木兰:【!!!!!告诉约约小天使我要吃肉肉肉!!!】

看着屏幕里花木兰秒回的满满一屏幕感叹号,铠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替百里守约拎好买菜的袋子。
“出发吧,队长有令,多买点肉。”

两人并肩走在小区种满梧桐的街道上,夏末已经有些凉意的风拂下几片早黄的叶子,转悠悠飘落在铠头上,百里守约便笑着踮脚替他取下来。
百里守约记得,五年前的那天,仿佛也是这样凉爽的天气。


铠骑着他的银灰色机车,穿着警服里的那件蓝色衬衫,领口微敞着,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在校门口等百里守约放学。
从百里守约的位置从窗口看出去,正好能看到他静静等待的身影,于是低头拿出抽屉里的手机发了条消息。
“铠哥来这么早?我们老师还在拖堂。/委屈”

铠抿着烟的唇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放学带你去吃好吃的。”
刚要点下发送,铠下意识的顿了顿,最后还是在前面多加了一句:“你好好听课。”
百里守约抬头看着黑板,手上刷刷写着笔记,耳朵捕捉到那一点点震动声,心下难免有些急切,匆忙连着笔画草草写下最后一行,他才赶紧低头瞄了一眼新消息,随后手指飞快的盲打回复了过去。

“还有五分钟下课,铠哥别抽烟啦。”
收到回复,铠刚要摸打火机的手微妙的停顿了一下,还是好好的把烟收了起来。

下课铃响之前,学生们早就开始蠢蠢欲动。拖了十几分钟的堂大家都已经有些不耐烦。老师宣布下课之后,百里守约挎上书包一路小跑的迎向校门口——带着一种他自己也没察觉的雀跃。
门口一堆稀稀拉拉穿着宽大校服的矮个子学生当中,铠的高个大长腿显得格外鹤立鸡群。他把手里的机车头盔给少年戴上,扣安全扣的时候百里守约还能嗅到他指尖淡淡的烟草气味。
“铠哥别抽太多烟啦,变成大黄牙可找不到女朋友。”少年戏谑的声音隔着头盔显得闷闷的,红若玛瑙的眼睛笑盈盈的望着他。
铠曲起手指在他头盔上敲了下:“瞎说什么呢。”

两人穿过校门口的小巷,出来的时候都是一脑袋的烧烤味儿,本来就饿得慌的胃袋此时更厉害的抗议起来。百里守约手环在铠腰间,隔着头盔也能听到男人肚子里咕噜噜一阵响,于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铠哥今晚要不要来我家吃饭?今天本来是妈妈生日,我想拉着我爸给她和弟弟通个电话的,结果昨晚他跟我说有个很重要的任务……”
铠听着背后的少年细微的叹了口气。
“就我们两人,吃简单点就好,别耽误你晚上学习。”铠顿了顿,关于百里守约父亲的任务相关在唇齿间逗留片刻,还是没说出口。
“那就煮个叉烧面?”少年脑袋靠在铠背上,回忆冰箱里还有什么食材。“刚好还剩两个鸡蛋……一人一个吧~”
“你把两个都吃了我也没意见。”铠笑了笑。停在百里守约家楼下,微微倾斜车身让少年稳稳下车,一抬头却看到楼梯口靠着墙抽烟的花木兰,英气的眉微皱着,低着头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竟也没有发觉他们回到。
“木兰姐?”
还是百里守约先开口唤她。高挑的女警稍微愣了下,反应过来似的按熄了烟头,伸手摸了摸百里守约的脑袋。
“守约先上楼,我来找铠谈两句工作。”
花木兰的笑容有些勉强——她向来不习惯掩藏情绪。只不过懵懂的少年尚未察觉,乖乖的转身进了楼梯间。

花木兰沉默着看着铠锁上车,直到听到百里守约关门的声音这才长舒一口气。铠心里早有些不好的推测,如今她回避守约的态度更是让他对自己的猜测有了印证。
“百里前辈……任务不太顺利吗?”
铠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这样问。
“任务完成了。”花木兰重新点上一支烟,每一个字之间都有些短暂的停顿,仿佛在拒绝接受着什么事实。“但是百里前辈他……”
一瞬间铠也怔愣住了,许多情绪兜兜转转搅成一团乱麻,脑内唯一清晰的念头很快从他口中蹦出来。
“守约怎么办?”

花木兰沉默了一会:“……前辈的前妻联系不上,在联系到她之前就由我们照顾吧。”她拍了拍铠的肩膀,“守约平时就粘着你,我给你放几天假,你好好陪陪他。”
铠一阵语塞,这种任务就这样交给他,让他顿时感到压力很大。
“……我尽力。”最终他也只能叹口气承担下这个任务,尽管他完全想象不到百里守约在听到这个噩耗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这几天有什么情况我再给你消息。”
花木兰点了点头,呼出一口烟,轻飘飘的散在空气中,轻微的薄荷味被不知谁家的饭菜香味盖了过去。
“这次牺牲的警员追悼会半个月后会办……到时候守约是一定要出席的,你可不要拖太久。”

铠怀着沉重的心事走到家门口,房门百里守约为他留着,仅仅是半掩了起来,从门缝里隐约飘出些香气。铠换了鞋走进去,看到瘦削的少年围着过大的围裙站在灶台前正搅拌着汤料。
厨房半敞着的窗子放任夕阳流泻进来,火焰般的光在百里守约银色的发梢停留,为他染上漂亮的暖色。铠看着他毫无察觉的模样忽然感觉心里堵的难受,话未到嘴边就已说不出口。

“铠哥?”
百里守约回头看到他一言不发站在门口,放下捞面勺眨眨眼看他:“木兰姐说什么了?是不是你总偷懒被训了?”
“瞎说什么呢,接送你是大事,可不叫偷懒。”铠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摸摸他的头。“煮好了?我帮你盛吧,你去坐着歇会。”
二人坐在桌边吸溜吸溜吃面条,百里守约偷偷抬眼看了看铠,从自己碗里多夹了两块叉烧过去:“铠哥……心情不好?喏,多吃点肉。”
铠心说这小孩观察还挺仔细,无奈只能佯装无事道:“你从哪看出我心情不好了。”说着把自己的鸡蛋给百里守约捞过去:“你正长身体,才应该多吃点补充营养。我没什么事,就是累了点,别多想。”

可是你平常比今天要话痨多了。
百里守约在心里默默吐舌头,乖乖的埋头吃完面条,把碗筷交给铠,自己进房间准备看书,过了一会又想起什么似的:“啊、我得给妈妈和玄策去个电话——”
铠在客厅坐着翻杂志看,闻言愣了一下。看着百里守约拿着手机坐到自己身边来拨通了号码——不出所料的,电话那边传来的女声宣告着这个号码已是无人使用的空号。
少年脸上期待的神情忽地淡了,他拿起记着号码的小纸条认真的又拨了一次,得到的仍旧是同样的结果。

铠不忍心看他这样失望的模样,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发。百里守约放下手机,仍然把那张小纸条仔细的叠起来收好,却还是忍不住和铠说道:“……可能妈妈和玄策真的不愿意回来了吧。”
铠看着少年略微绷紧的下颌线条,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
——毕竟就连他的父亲也再回不来了。

“铠哥……”
百里守约的声音显得有些干涩,带着一丝茫然无措。“爸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父亲每次出任务都会给他报平安,而从那天开始,他再没收到过父亲的消息。百里守约此时忽然忆起花木兰和铠的不对劲,心下自然有了最不妙的推测。
铠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手掌放在他头顶,温柔的摩挲一下——即便只是沉默着,眼前的少年还是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


“守约?”
见百里守约忽然停下脚步,铠也转身看他。
“阿铠一会儿能送我去……看看爸妈么。”青年顿了顿,虽然之前每年都是铠送他去郊区的公墓,自己每次提起的时候还是会莫名难为情。
“行啊,你和我还客气什么。”铠倒是坦然的答应下来:“一会儿吃过饭我陪你去。”
百里守约点点头,腼腆的笑起来。
“多买一份鸡翅,晚上再给你加餐。”
“我可不是图你这个啊。”铠哭笑不得的揉揉他头发:“说的我好像就为了多赚口肉吃似的。”
“好嘛,我自愿卖身给你当厨子总行了?”
两人互相调笑着,肩并肩的走在小路上,铠温柔的目光落在百里守约扬起的唇角,忽然有种想要亲吻下去的冲动。
这世间最好的事,莫过于能牵着你的手走出阴霾,迎向阳光。



【tbc】

◆◇◆◇◆◇

哇我居然更新了(殴)

惯例日常小甜饼,有一点点回忆杀
弟弟上了ban位没有出场机会(。)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