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超级拉郎配][皇子←阿狸]防不胜防

***

  今天奥莉安娜买的杯子不见了。

  她生前最爱这些情侣系列的小玩意——像是成对的咖啡杯,上面还画着傻气的接吻的小人儿,两个杯子放在一块它们就会亲个不停似的;或者是粉色和蓝色的同款毛巾,带着俗气的桃心图案——天真的小公主喜欢这些,而他对此也没有太大意见,只是单纯的和她审美分歧罢了,就像世界上所有不怎么般配的那些情侣一样。

  明天得去买个新的咖啡杯了。他这么想着,倒掉壶里的咖啡豆残渣,忽然想起来那个杯子里还装着早餐时没来得及喝完的半杯黑咖啡。


 ***


  今天去打扫阁楼,发现那只限量版的泰迪熊王子不见踪影,只剩下那个褪色的塑料皇冠滚落在地。

  那是奥莉安娜最喜欢的玩具熊,有着棕色柔软的卷毛,脑袋上顶着滑稽可笑的塑料皇冠。小公主总希望这只熊王子能保护她晚上不被噩梦侵扰,实际上毛绒玩具的螨虫却给皮肤敏感的她带来不小的麻烦,因此这只小熊就只能摆在床头柜上,可怜兮兮地落满一身灰。

  玩具熊怎么可能给人带来安全感呢,他一直不敢苟同她的幻想,但是,大概小女孩们都会有这样的梦想吧。

  虽然她死的时候早已不是小女孩的年纪了。


  该和你的梦说再见了,奥莉安娜。他低声念道。


***


  清晨,晨跑归来的他在家门口的信箱里发现了一本孩童涂鸦似的绘本。里边满满地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干枯的野花,形状颜色各异的叶片,甚至还有几张花哨的巧克力包装纸,洗干净了平整地夹在书页之间。

  他看了看书名——《小王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书里的字迹有种微妙的熟悉感。

  他合起绘本,把它夹在腋下带回家里,坐在沙发上边休息边翻看。

  关于这个小王子的故事,他看过一两次。但是这一本的内容似乎不大一样,内容很简单,也很少。情节到了狐狸的部分就结束了,最后的画面是金色的麦田,狐狸和小王子站在麦田中央,牵着手面朝着暖色的太阳。

  他翻过最后一页,几朵白色的小花从书页间洒落下来,他拾起它们,花朵还是新鲜的,带着湿润的气息,让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雀跃起来。

  那之后每一天,他都会在清晨的窗台发现几朵还挂着露水的野花。


***

  

  他觉得自己最近变得有些丢三落四的。

  从顺手的那支钢笔,到常用的那把茶匙。失踪一段时间之后,又会再次出现在别的地方。即使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有移动过它们。

  是奥莉安娜吗?他不禁这么想。

  直到有一天他取回了自己一星期前晒在花园里不翼而飞的被单。叠得整整齐齐放在门口信箱里。他回到客厅抖开被单,鼻尖除了萦绕的阳光香味,还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甜香水味。

  他忽然愣住了,站在原地半晌,忽然甩下被单,快步走进房间。属于奥莉安娜的梳妆台上摆着一瓶她几乎没有用过的香水,但特别定制的香味却让只闻过一次的他也能马上分辨出来。

  明显的,淡粉色小瓶子里的液体几乎少了三分之一。

  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


  这几天没有再丢东西,这让他多少松了口气。但家里的怪事也一桩接一桩。例如今天他下班回家,客厅半个月没用的唱片机却在播放德彪西的《梦》;还有昨天,他丢在椅背上破掉的衬衫忽然被缝补好;前天早晨上班赶上雷阵雨,半个月前丢失的雨伞却突然出现在门口。

  他有些疑惑,因为奥莉安娜从来没有为他做过这些。

  “是你吗,奥莉安娜?”

  他试着向空无一人的房间询问,可是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


  书房里厚厚的相簿似乎被人翻动过。

  会注意到这件事是因为他在房门口捡到一张泛黄的旧照片,学生时代的自己一本正经地穿着校服站在学校地中央喷水池边,傻乎乎地板着脸。

  他翻出相簿想把照片放回去,却发现相簿格子多了好几个空位。似乎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已经丢了不少张了。

  真是令人不舒服的恶作剧啊……他微微皱着眉头,把手里的照片放回相簿,抬手想把相簿放回书架上,一张白色的有些皱巴巴的纸却从里边滑了出来,落在他的脚边。


***


  致我亲爱的     :


  我说过喜欢你的眼眸吗,它们就像金色的阳光一样美丽!

  希望每一天清晨的微风和露水都能代替我温柔地吻醒熟睡的你。


  你的  嘉文


***


  他拿着那张纸翻来覆去看了很久,终于发现上边的字迹莫名的熟悉感来自于他自己。

  但是他印象中从没写过情书给任何人。无论是谁,甚至是奥莉安娜也没有。

  写字的人很用心,一笔一划都仔细模仿他的书写习惯,甚至是字母之后习惯性的连笔也生涩地仿了上去。本应写着名字的地方也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腾出了一片相当显眼的空白。

  是我不记得了吗,又或者这真的是一个并不让人感到浪漫的恶作剧?

  他头疼地叹气,把信平放在桌上,找来一支钢笔,一边低声地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事实上他最近总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别再做这样的事了奥莉安娜,你是希望我填上你的名字吗?”

  他在空白处写上了奥莉安娜的名字,然后用墨水瓶压在书桌上,希望她看到之后能放弃再做这样无聊的事情。


***


  桌子上的信放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它什么时候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枚灯芯草编的戒指。它静静地摆在那里,就像已经存在了很久。

  发现戒指的那一天,正巧是他的生日。他捏着那个小小的指环,站在书房怔愣了很久。但是莫名的,这段日子他感受到的一切让他忽然有一点点想念那个女孩儿的纯真。

  “我们已经结束了,奥莉安娜。”

  “所以,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他最后一次对她说道。


***

  

  第二天她经过他的窗台,手上握着新鲜的栀子花枝,却再也不能打开那紧锁的窗户,把鲜花带给他。

  这里即将人去楼空。

  她在没有上锁的信箱里找到了那一枚灯芯草戒指,还有剩下的小半瓶香水。

  她抱着那只从阁楼上找到的小熊,白色的大尾巴盘蜷在纤细的脚踝边,坐在屋顶上发了很久的呆。

  开门声响起,嘉文拉着行李箱从房子里走出来。房顶上的她一下站了起来,金色的眼眸紧紧跟随男人的身影。直到他坐上车,消失在路的尽头。


  ***Fin***



  脑洞来自医生的《防不胜防》=。=单恋梗简直不要太自虐

  近期除了JELSA最喜欢的BG拉郎配!ψ(`∇´)ψ(根本就是自己擅自拉起来的(。

评论
热度 ( 2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