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毁灭瓦洛兰的毛茸茸同好会☆

  煮cp万年皇子x狐狸^qqqq^(好冷(冬天到了呢……

  如果有下文大概会有别的bl&百合cp……(比如刀妹x索拉卡什么的

 

   ***

  “嘿,懒狐狸,你该去学校了,今天可别指望我开车送你。”

  嘉文推开卧室的门,挑眉看着被子里鼓起一坨圆滚滚的球。“起床!”

  床上的生物抱着蓬松柔软的大尾巴,不情愿地在被子里打了好几个滚,最后直接连人带被子滚到了床底下。


  “痛……”撞到脑袋的阿狸顶着耷拉下来的两只耳朵从床底爬起来,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彻底清醒了。

  门口的嘉文以手掩面。那画面太蠢简直不敢看。


  “快点收拾好了去学校。便当已经做好了放在你包里了。”

  还处在起床呆阶段的九尾妖狐呆滞地点点头,半闭着眼熟练地开始洗漱穿衣。

  “……为什么你的校服领巾每次都系得乱七八糟。”

  趁着阿狸在餐桌旁吃早餐,坐在旁边看早报的嘉文一如既往地忍不了她系得一塌糊涂的领巾,于是还是忍不住亲手把她水手服的领巾掖进去,再把领子捋平整。

  “唔,一喂干不到(因为看不到)……”阿狸嘴里嚼着三明治,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道谢。

  “……东西咽了再说话。”


  出门之前,嘉文一再嘱咐:“就算快迟到了也不准用灵魂突袭冲刺懂吗?伤到周围的人怎么办。”

 “……为什么你会知道?!”阿狸睁大眼睛看他。

  我才不会告诉你上回开车跟在你后边结果被殃及池鱼……咳。

  “快走吧,要不真的要迟到了。”嘉文尴尬地转移话题,“晚饭你负责,我要吃排骨。”

  “知道啦——”这么回答着的阿狸已经拎着书包嗒嗒地跑远了。


  小跑着赶到学校,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校门口也还有零星几个学生在慢悠悠地往教学楼走。阿狸追上打着呵欠的迦娜:“嗨——迦娜!早安~”

  “早啊阿狸。”
 迦娜一如既往的一脸神游天外的表情,淡金色的头发柔顺飘逸,但总是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模样。阿狸想这大概是因为她路上飙车太快的缘故。刚开学的时候不明真相的她搭过一回迦娜的顺风车,从此以后那成为她今生最不愿想起的回忆。

  两人踩着上课铃冲进教室,分别被讲台上的老师不满地瞪了好几眼。


  “隔壁班又要有新同学了。”同桌的艾瑞莉娅凑过来小声说。

  “噢,班德尔的小不点们会很开心的……”阿狸漫不经心地回应,趴在桌子上埋着头用手机翻菜谱。

  “那个不是重点啦——据说超级可爱的!哎呀我们下课一起去围观吧!”打架一把好手的艾瑞莉娅对毛茸茸的可爱物种毫无抵抗能力:“阿狸你也会喜欢的~毛茸茸的哟~”

  “哎?!”阿狸猛地抬起头,眼睛里放出光来。“好我去!”

  

  当然下课之后,“毛茸茸爱好协会”的女性成员们都统一在班德尔的班级门口毫无意外地碰面了。

  那是整个瓦洛兰最具毁灭性,最黑暗的邪恶组织。——来自曾经唯一一个男性会员(匿名)的评价。

  班德尔的小不点们敏锐地感受到来自走廊外不同寻常的毁灭性的邪恶气息(?),为首的璐璐掏出法杖兴奋地尖叫:“飞高高!”——把来不及反应的纳尔拦腰一勾,直接甩出靠走廊的窗外。

  可怜的纳尔眨巴着无辜的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落入了据说是全校最可怕的团伙手里。

  随后极具穿透性的女性们的尖叫贯穿了整栋楼层。


  “后来呢?”

  没有亲临现场的嘉文只来得及赶到学校瞻仰一下乱斗之后几乎整栋化为废墟的东教学楼。放学后他开车接阿狸一起回家,九尾妖狐坐在副驾上悠哉游哉梳理尾巴上的毛。

   “哦,大概就是,‘噢我的上帝它真可爱’和‘它摸起来手感真棒’……之类的,各种尖叫,你懂的。”

  “不我不懂!”嘉文黑着一张脸,拒绝想象当时的景象。

  “然后那只小家伙在被摸过好多次之后,忽然变成大块头了……大概,比你还高?”阿狸伸手比了比高度:“后来我听到卡特说:‘抵抗我们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想知道上一个敢违抗的家伙的下场吗?’ ”

  “……等等,上一个又是谁?”嘉文沉默了一会,他觉得他好像猜到了。

  “小提莫呀。”狐狸狡黠地眨了眨眼。

  “好的,请继续。”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提莫一直都被各种妹子追着揍了,一切源于施虐的快感。

  “后来就像你看到的那样。”阿狸点着手指细数,“拉克丝一兴奋起来根本把持不住…还有小安妮的提伯斯什么的……后来凯特琳和蔚又看到了难得来一次学校的金克斯;还有企图阻止的盖伦,虽然他只成功阻止了卡特……这次你懂了?”

  嘉文显然很不愿意承认他其实都懂……

  “好吧……恐怕你们得准备好修缮费用了。”嘉文耸耸肩。

  “嘿,我可没有参与!”阿狸不满地撇嘴:“二楼窗玻璃是安妮的小泰迪砸的,一楼大堂是卡特和盖伦进行爱的切磋时毁掉的,旁边的安全楼梯是拉克丝开炮轰碎的,其他的…大概是皮城那三个炸掉的吧。”

  “喔,至少我知道现在应该找谁赔钱了。”嘉文无所谓地摊手。“否则我就要扣你的零用钱了,我很高兴你这次学聪明了没有去团战里卖萌。”

  “你这混账独裁者……”阿狸碎碎念着,揪掉尾巴尖上不知道怎么被烧焦的毛,疼得浑身一哆嗦。“我今晚要在你的排骨里放满盘子的青椒!”

  “……那明明是你讨厌的东西,对我是没用的。”

***


大概哪天打了鸡血之后会有下文^q^

评论
热度 ( 1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