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数字军团自娱自乐小段子*

月黑风高夜,连妖怪都不愿出窝的闷热天气。落英山上最凉爽,灵气最为充沛的风水宝地里,一玄一金两条妖龙正窝在府中交颈睡得正香。府外的结界范围之外的灌木丛、树上、地里躲着一群小妖怪叽叽喳喳地气得牙痒痒,可偏又拿这两个恶霸毫无办法 。
  落英山这块地方,灵气充沛,山清水秀,再加上有个脾气温和好说话的土地,附近村庄的人安居乐业,大大小小的妖怪也过得逍遥快活,人妖之间井水不犯河水,偶尔还能传出些跨种族爱恋的浪漫传说来——总的来说这是一块难得的宁和清净之地。可自从那天从天而降了这两条妖龙之后,妖怪们就开始过得苦不堪言了。
  本来大家共享的风水宝地被强占了不说,还被这俩大爷一样的妖怪呼来喝去!原本还有实力强的妖怪站出来反抗,可就在那些妖怪都被玄龙轻轻松松吞下去之后,剩下满山的小妖们瞬间没有敢吱声的了。
  最可怕的是……连土地爷也拿他们没办法!
  “咳,他们呀…我可管不了。”土地爷摸摸厚又白的长胡子,脸上五官纠结到一起,毛茸茸的白眉毛都快把他黑豆似的小眼睛完全挡住了。“他们不是单纯的妖,身上有仙根,许是以前人间权贵。只要不杀人,吞几只妖怪根本不算什么。你们啊,还是少招惹他们的好……”
  地主都这么说了,小妖们只得失望地打道回府。

  “唔…外边怎么这么吵。你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家伙都赶走。”金龙半梦半醒之间皱起眉,尾巴扫过去拍了一下玄龙的脑袋。
  那玄龙明显体积要比金龙大,睡梦中被硬生生地拍醒了却也不恼,旋身化了人形,披起一件外袍走出去。   
  他前脚刚踏出府门,门口的小妖们就全部安静下来,提心吊胆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怕他突然就大开杀戒。
  然而身材颀长挺拔的人形玄龙只是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道:“你们要是想乘凉,庭院那块地方可以让你们待着。只不过要安静。”   
  小妖们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巴巴地看着玄龙一挥袖子在结界上打开一个小缺口,然后又没事一般走回房间去了。

——————

  几个月后。
  金龙斜倚在凉亭柱子上,一把绢扇悬空轻摇,旁边的玄龙着一件丝绸短褂,裸露着精壮的手臂,牙骨簪束起了一头乱发,正给他剥冰镇好的荔枝。
  旁边地上围着一圈小妖怪抱着一块冰幸福得快要死掉的样子。
  金龙挽起丝袍一角,露出玉雕一般完美的赤足,将足尖浸泡在冰凉池水中,他舒服地长叹,然后回头把玄龙递到唇边的甜美荔枝吃掉。
  简直比神仙更逍遥。
  “大人们为什么要离开白凰山,到这么远的落英山来呢?”
  蹭冰块蹭得浑身绒毛都湿透的兔妖一脸好奇地问。
  金龙抬了抬眉毛,平日里总是表情嚣张拔扈的容颜难得露出些许自嘲的神色来:“我们是来找人的。”
  八卦的小妖怪们纷纷好奇地抬起脑袋来。
  “人类?”
  “不,是只玉蛟龙精。”
  玄龙收回给金龙喂荔枝的手,如此说道。“据说它出现在这附近的都城,所以我们特地来找找看。”
  “啊,玉精的话,这里的确是有呢。不过是几年前了啊。”角落里小孩子模样的猫妖琉璃珠一样漂亮的眼眸望过来。“几年前我常常在那边的悬崖看到他,好像是来采九转果的。”
  “九转果?”玄龙皱起眉。“他要那个做什么?”
  “据说是拿去救人啊……”猫妖舔舔爪子。“救当时那个病重的皇子,现在的皇上。”

————————

  宫里的人都传说这位几年前新登基的皇帝自从大病过后就有点精神失常。
  不过即便如此,皇帝仍然是个公私分明,改革雷厉风行的好皇帝,好几项新措施都受到了国民的拥戴。所以就没人会再去在意深夜他批奏折的宫殿里为何会传出窃窃私语;或者朱批上偶尔出现的笔法没那么娴熟的几句话;又或者他总会在空空的寝宫里自言自语的事了。
  “你身体还没养好,莫要再折腾到半夜了。”
  穿着青绿色长袍的玉精皱着眉,劈手夺了皇帝手中小巧的朱笔。“给我老实点床上躺着去!”
  皇帝一脸不言自明的淡笑,由着玉精在折子上只写了半句的话上续写下去。“你怎么写了这么多次字还是那么丑。”
  玉精手腕一顿,恨不得把砚台往他头上招呼过去。“闭嘴。”
  闭了嘴皇帝也没有乖乖躺下,只是从背后抱住了一脸认真的玉精,耳鬓厮磨地腻歪,活脱脱一只粘人的犬类。
  “……你是造化还是百福?”
  玉精终于忍无可忍,恶狠狠地撂了笔,扭头怒瞪不要脸的皇帝。
  皇帝满脸无辜回望着他。“当然,如果你是造化的话四哥我是不介意做百福的。”
  “……”
  玉精觉得这家伙的节操什么的,一定都在轮回的时候磕了下脑袋碎光了。

———————— 

  “看来你俩处得还挺好嘛。”
  两条妖龙大驾光临,大喇喇地坐在皇帝寝宫后院里大啖西域进贡的美酒,旁边坐着一张死人脸的皇帝和笑得勉强的玉龙精。
  “哎你们俩能不要这么尴尬吗,不就是被哥哥撞破了那啥啥嘛,你们脸皮什么时候这么薄啦?”
  玄龙笑得一脸灿烂一拍桌子,上好大理石发出噼啪一声脆响。皇帝想起今年工部的预算,眉毛不禁挑了挑。
  “你说想当年为了拉保成下马我听了他多少个晚上的墙角、啊噗——”
  玄龙,卒。
  金龙甩了甩右手,一脸嫌弃地啐道:“呸,皮糙肉厚,手疼。”
  皇帝和玉精看着他泛红的耳朵,总觉得这句话颇有些欲盖弥彰意味。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