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卡特X光妹]情人节系列文艺30题╮(╯▽╰)╭

——校园风私设。

——甜掉牙╮(╯▽╰)╭

——百合设定。


补完在旅游期间度过的情人节贺文_(:з)∠)_自己甜死自己系列


——————————


*前后桌*


  “你能不能别总偷偷削我的头发?!”


  拉克丝回头朝后桌的卡特琳娜低声怒吼,精致的小脸气得泛红。显然,即使她平日受到良好的淑女教育,遇到现在的情况也是忍无可忍了。


  “你这种行为会让我很困扰——”


  红色长发的女子吹了吹匕首上细碎的金色发丝,露出个懒洋洋的笑容:“可是太漂亮的东西,总是会让人忍不住去破坏啊。”


*走廊拐角*


  深夜十点半,结束了自修的奥利安娜抱着书本走在回女生寝室的路上。


  经过三楼楼梯拐角的时候,她似乎察觉到周围的不协调,可身体与精神上的疲惫让她无暇顾及什么,很快的便转身离开。

  在她离开之后,扭曲了视觉的曲光屏障啪地消失,暴露出两个人影。


  “唔、卡特琳娜你这个——!”恼羞成怒的拉克丝握着光之杖,刚要朝着卡特琳娜后脑勺敲下去,手腕就已经被捉住扣在墙上。

  “刚才我把你压在这儿的时候,你怎么不早反抗?”卡特琳娜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调笑意味:“你总是这么害羞,小拉克丝~”


  “你给我闭、呜…!”


  很快的,微弱的抵抗便被镇压下去,余下细细碎碎的暧昧声响。


*夏与蝉与风铃*


  瓦洛兰的盛夏一如既往的酷热难耐。


  “就算消暑旅行很棒……但是为什么我偏要和你一组?!”


  卡特琳娜头枕在拉克丝裸露的大腿上,正一手拿着冰镇小菠萝,一手娴熟地削皮。闻言挑起唇角一笑:“和我一组有什么不好?”

  “哪里都不——”拉克丝张嘴刚要说话,切好的菠萝块就递到她唇边。她撇了撇嘴,把后半句和冰凉清甜的菠萝一块嚼碎咽了下去。


  “唔,好吃,我还要。”


  卡特琳娜眼睛抬也不抬,轻轻笑了一声:“张嘴。”


  毫无防备张嘴的拉克丝忽然被勾住脖颈,带着清香果味的唇瓣被卡特琳娜啃个正着。

  

  一阵凉风拂过,吹得屋檐上的风铃叮叮地响,一时间就连聒噪的夏蝉也安静下来,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清凉。

  

  拉克丝羞愤地捂着通红的脸颊,朝满脸坏笑的卡特琳娜大叫:“你你、你离我远点!热死了!!”


  “那是因为你的脸红透了,我的小姐。”卡特琳娜调笑道。

    两人的恋情也与夏日一同,持续升温中。


*虹*


  “卡特琳娜,你见过彩虹吗?”


  “……每次你朝着我开大的时候,我都感觉你像要踏着彩虹飞过来一样。”



*车站月台*


  拉克丝站在公车站不停地低头看表,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开往学校的公车还是没个影。


  忽然一阵机车轰鸣,耀眼的红发从拉克丝眼前掠过去,她愣了一下,然后生硬将视线挪开。


  “我们的小小姐要迟到咯——”意料之中的,黑色机车转了个弯,在她面前停下。卡特琳娜一推护目镜,随手抓了抓凌乱的艳色发丝,面上笑容格外张狂。


  “看来你今天又打算翘课是吧,卡特。”

  拉克丝板起脸,努力端起纪律委员的架子。


  “你要是再不上车,你的期末全勤奖可就要飞走咯?”


  出乎意料的,卡特琳娜只是往她手里塞了个头盔,吹了声轻佻而又挑衅的口哨。拉克丝脸颊一红,瞪了她一眼:“你以为我不敢上?”

  

  机车轰鸣着朝学校的方向奔驰,卡特琳娜享受着拉克丝紧紧环在自己腰际的手,忽然觉得自己昨晚熬夜扎了一晚上车轮胎也值了。



*雨中的紫阳花*


  今天也是相当无趣的一天。


  卡特琳娜看看窗外的雨幕,把书包甩到背上,抬脚走出教室。

  色调昏暗的校园被笼罩在阴云里,只有篮球场上还有零星的几个人影。


  在这一片灰色之中,她的视线忽然被一朵绽开的亮色吸引。


  那是一把天蓝色并淡紫色的雨伞,绘着一丛丛的紫阳花。只不过卡特琳娜更在意的是,伞下的那个女孩子。


  金发的女孩儿娇小可爱,长着晴天蓝色的漂亮眼睛。身上穿着浅紫色精致的洋装裙,就像那些教养良好的贵族小姐。

  女孩发现了一直盯着她的卡特琳娜,向她走过来的步伐都像猫咪一般优雅。


  “请问您知道教务处怎么走吗…?”

  她似乎毫不畏惧表情凶巴巴的卡特琳娜,富有亲和力的笑容简直能散发出光芒。

  “……我带你去吧。”

  卡特琳娜美艳的脸上现出一个不明显的笑容,左脸上的伤疤张扬如同绽放的黑玫瑰。


  “我叫拉克丝。明天起就要转到你们学校读书了。”女孩的身高刚刚好到她的衬衫第二颗纽扣,和她并肩走在一起,还执意要把伞举高一些。卡特琳娜看着她吃力的模样,意外的觉得非常可爱,便随她去了。


  她领着拉克丝走到教师办公楼,即使拉克丝为她遮了雨,卡特琳娜身上的衬衫仍然湿透了,黑色蕾丝的内衣透过被打湿的布料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卡特琳娜满脸不在意,拉克丝却脸红起来。


  “那个……不介意的话用这个擦擦吧。”拉克丝从口袋里摸出白色的手帕递过去。“我的伞给你用吧,明天你和手帕一块还我就好啦。”


  “……谁说我要还你了?”接过那把伞的卡特琳娜一挑眉,有些刻意地想逗她。

  “你不还也可以,不过作为交换,你应该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拉克丝双手环胸,毫不示弱地回看她,微微撅起的唇像花瓣一样可爱。卡特琳娜挑了挑唇角,这才回答道:“我叫卡特琳娜。”


  几个月后,坐在拉克丝后桌的卡特琳娜叹息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像雨中盛开的紫阳花一样温柔可爱。”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像咯?”拉克丝甩了甩金发,为自己被卡特琳娜恶作剧削去的头发又瞪了她一眼。


  “你现在像婕拉的食人花。”卡特琳娜吃吃坏笑起来,然后被拉克丝拿课本狠狠拍了脑袋。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