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家教27中心】云淡风清。【1】

平淡向多CP  如雷请温柔地戳右上角小红叉(๑•̀ㅂ•́)و✧

===========================


午夜,静谧的竹林被急促的脚步声惊醒。

  其实只是一片十分幽静的林子,因为是正是深夜的缘故所以林中弥漫着淡淡的雾汽,令本就很大的竹林显得难以捉摸,拥抱着大地的朦胧似水的月光更是让林子平添了几分娇美可人味道。  而彭格列的大空,正在竹林深处飞快行走着。

  沿路野草上的寒霜沾湿了少年长风衣的下摆,淡米色围巾上的绒毛也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精心修剪过的毛茸茸的短翘茶色头发因为被雾气长时间包裹着也显得有些湿漉漉的。呼出的炙热气息在颊旁化成白色的雾气,温柔眷恋地萦绕着,使他看不真切眼前的景色。  “好冷啊……我走的真的是正确的路吗……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到的说。”  疲累的自言自语似的叹气,纲吉不得已地放慢了脚步,好让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的自己的身体修整一下。

  突兀地,合脚的帆布鞋从松软的枯叶踏上了坚硬光滑的青石板小路。纲吉眨了眨被冻得酸痛的眼睛,蜜色的双眸中映出葱葱竹林掩映下碧瓦白墙的小巧院落。

  竹林深处的雅致院落,在竹影与淡淡月光的重重叠叠之下形成了一幅相当神秘的景致。

  此情此景,纲吉几乎钝了的大脑却猛然回忆起那时,那人告诉自己的那个中国的传说。

  修行千年,能够幻化成人形的白狐;呆头呆脑的人类书生;午夜在法术作用下幻化成豪宅的废墟。  ——还有,那人在娓娓道来这些故事时恬淡清雅的眉眼轮廓。

  都像是个梦境一般。

  ……那么,这幢柔和如水墨画似的院落,是否也只是个梦境?  


  “叩叩。”

  老旧的木门早已掉了漆,被岁月腐蚀得凹凸不平的门板上贴着沉默的门神,瞪着铜铃大眼似乎在怒视着来客。纲吉咽了口唾沫,伸手叩响了木门上的铜兽门环。半晌,厚重的木门拖着沉重的尾音从内部被打开来。

 

门内披着梅红色鹤氅的青年探出头,看到立在门前风尘仆仆的大空,俊雅的眉眼间流露出些许诧异的神色。最后还是柔和地微笑,侧开身子请他入内。

  “夜深露重,纲吉君还是快点进来吧。”

  庭院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清冷梅香,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几朵初绽白梅羞涩地躲在屋檐下,柔柔地挥散芬芳。  纲吉点了点头,跟随着风踏进房里。一瞬间柔和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携着一股独特的草药香气,温柔地环抱住了疲惫的旅人。

  “纲吉君怎么会突然想到这种穷乡僻壤来?”风一面替纲吉把被打湿的大衣和围巾放在暖气片旁边烘干一面问道:“我记得不久前reborn还来信说你在接受他的‘特别训练’呢?”  坐在一边的少年明显地身体一僵,然后结结巴巴地道:“呃、是这样没错……只是,有点事情……”  少年青涩的面容较上次风看见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琥珀色泽的眼眸里仿佛跳跃着明亮的光芒。不过敏锐如风还是察觉出了他笑容下掩不住的沉重心绪。

  风沉吟着,犹豫着要不要问出口,而纲吉手里捧着小巧的钧窑瓷杯,沉默地盯着杯底玫色的窑变如同一朵绽开的花朵,摇曳在浅色的茶水之下。    “是因为……”

   

   “嘀铃铃——”

  刚要开口的风被突兀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他细微地皱了皱眉,拎起听筒放在耳边:“您好。……嗯,是我,你大半夜的这是要做什么?”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风不冷不热地回道:“你应该知道他现在不想提起这些,逼得太紧对谁都没有好处。”

  又沉默了一会,风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神情按下了免提键,而后那个比窗外霜雪还要冰冷的声音便在寂静的屋子里响起来。

  “叫蠢纲接电话,我知道他在。”

  虽然双方隔着几乎一个半球,可气氛依旧剑拔弩张,少年这回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和自己的教师对抗,声线一如既往的柔和,但语气却充满不容分说的坚定——虽然他脸上故作镇定的神色和带着后悔情绪的褐眸无一不表现出他此刻的态度并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强硬。

   风知道,他一直都是那样温和的孩子。

  

   “……别闹小孩子脾气。”reborn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疲惫,想来为了首领离家出走这件事也是费了很大功夫来处理。“你不会想要我把你强行绑回去的,蠢纲。你知道,有些事你迟早要学会接受。”reborn的声音夹杂了些许杂音,带有依稀的失真感,而纲吉低着头,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我在试着接受,但是你们总该让我……让我能做一些自己的决定吧?”年轻的首领似乎对此颇为不满,语速也明显变快了:“明明能够避免的杀戮为什么你们都不同意?”

   “我跟你解释过——要考虑同盟家族的利益。”reborn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就算你不想听,这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这件事要完美处理,必须要有牺牲品。”

  

  “牺牲品什么的……”

  少年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就像听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看上去并不是多么有力的身躯正在轻微地发颤。

  刺啦刺啦的电流声还在通过扩音器不断传出来,然而两边的人都没有出声,只是偶尔有冷风泡打窗户的啪啪声,屋子里虽暖,可那孩子却像站在冰天雪地中似的抖得厉害。

  “今天就这样吧,reborn,你得给这孩子一点时间。”

  一直没有说话的风抄着手走了过来,在纲吉肩头安抚地缓慢轻拍,然后对着电话那头沉默的男人如此道。

  

  “……嗯,那他就拜托你了。”

  随着门外顾问匆忙地挂断电话,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纲吉终于脱力一般坐倒在地上,琥珀色的双眸充满茫然与不知所措。

  “我也不想这样。”少年的声音有些哽咽,深吸了几口气之后,终究还是平静下来。“我只是……想坚持自己的……”

  

  风伸手把纲吉搀起来,有力的手臂挽着他,淡然的语气中带着担忧:“纲吉君先去休息吧,我替你收拾一下房间。”

  “唔……请、不用麻烦了。”明明是累极的模样,纲吉还是抬起脸,露出一个绝对算不上好看的笑容。“我也来帮您。”

  “乖,好好坐下休息,知道有句话叫客随主便吗?”风的笑容柔和却不容拒绝,他把重新斟满暖茶的杯子塞进纲吉冰凉的手里,转身到里间去收拾房间去了。留下纲吉呆呆地坐在暖气旁边,小口啜饮清茶——茶水清爽醇香,却有淡淡苦涩在口中蔓延开来。

  “那个……风师傅。”

少年讷讷地开口。

  “纲吉君可以直接叫我风。”抱着新枕头经过的风回头朝少年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少年清澈的瞳中倒映着风微笑的容颜,一瞬间他好似醒悟过来,又闭上了嘴,摇摇头。  “没、什么……嗯,风泡的茶,真的很棒呢。” 


评论
热度 ( 5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