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内含:
【数字军团】:一二四八
【家教KHR】:G27,6927(1896隐喻有*
【剑三·纯阳宫奇谈同人】唐修x玄清,叶无忧x剑玄
合理避雷,食用愉快( ̄︶ ̄)


【*一二*】←腻瞎了


难得生辰,宫里宫外都忙着给他预备着庆生之事,这正主却窝在寝宫里闷闷不乐的,怀里摆着盆大千岁最宝贝的月季,时不时的恶狠狠揪下一片花瓣来,仿佛面前就是某人那欠揍的脸正任他蹂躏。

“明知过几日是孤生辰,竟敢和皇阿玛请愿带兵出征——胤禔你这厮是何居心!”

啪的一声,嫩绿的花茎就折在胤礽手里,一朵开得正艳的月季就这么楚楚可怜的跌落在地。


“太太太、太子爷……”

一旁忽然弱弱的响起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声音,估计是看胤礽这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模样给吓得不轻。这小太监一紧张就结结巴巴,听得让人着急得很,也不知为何每次胤禔总喜欢打发他来给自己传话。

胤礽不快的哼了声:“何事,说罢。”

“大大大、大千岁他、他说……请、请您移驾偏殿……”

“胤禔?他这会不应该早在城外了?”他皱眉疑道。

“小、小的也不知……只、只是昨日收到口信,让让、让小的这个时辰来请太子爷您……”小太监吓得几乎要口齿不清,胤礽暗自啧了一声,也不知胤禔又搞什么幺蛾子。


“带路吧。”最终他还是扔下那盆被揪得秃兮兮的月季花,跟着小太监往偏殿去了。路上一面摸着腰间新入的九节鞭一面想着要从大千岁身上哪块地方下手抽好。

“这这这这儿便是了,还还请太子爷稍等片刻——”

小太监丢下一句话,吓得魂飞魄散的跑了。

“孤有这么吓人吗?”胤礽看着小太监落荒而逃的背影摸了摸下巴。


“何止吓人,太子殿下简直是要吃人了。”身后忽的冒出一人来,笑着从背后将他抱了满怀:“保成,生辰快乐——”

“你还有脸回来!”回头甩出一记眼刀,胤礽伸手就要去摸腰间的鞭子,没想竟被胤禔先行一步给取走,拿在手上把玩。“哎,又换了?这个看起来抽人可疼得很哪——”

“可不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大礼!”胤礽咬牙恶狠狠的道:“还不快来受死!”

“哎哎,好歹先让我把礼物先上贡了,我可就是为了这小家伙连夜赶回来的。”胤禔一脸讨好的笑:“保证让你满意!”

“少废话,还不快些拿出来。”胤礽不耐的抚摸着手上鞭子,挑眉看向一副狗腿相的大千岁。

胤禔连忙从柜子后边取出一个小金丝笼子来,里边的软垫上窝着一只毛茸茸白乎乎的小貂,正呼噜呼噜的睡得欢实。

“这百香貂我特地找人调教好了的,绝对听话,不会乱跑。”

“……”胤礽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

“上、上回那种情况绝对不会再出现,我保证!”

胤禔指的是上次生辰,他给胤礽找了只小狐狸,结果那小畜生逃到御花园冲撞了宫妃,最后两人被康熙罚抄经三十次的悲惨经历。

“听不听话,揪出来遛遛便知。”胤礽朝他翻个白眼:“抓出来。”

胤禔麻利的拎着白貂后颈提溜出来,小家伙许是起床气,象征性的挠了两爪子便乖乖趴在人手臂上,看起来便乖巧可爱得很。胤礽一看自然是爱不释手,可面上还得端着不痛不痒的表情:“还成吧。”

“嘿嘿,保成不气了?”胤禔笑嘻嘻的搂了他肩膀:“我这不是回来陪你了么。”

“谁稀罕——”胤礽瞪了这没脸没皮的家伙一眼:“你能别这么自恋吗。”

“今生能有幸得太子爷垂爱,这够我自恋一辈子的了。”

“你这家伙今天去掏蜂窝了不成?”胤礽终于被逗笑:“嘴上糊了十层蜜糖似的。”

“是吗?”胤禔忽然凑近了在他唇边轻轻一吻:“那保成尝尝甜不甜?”

“……臭不要脸。”

嘴上这么嫌弃着,胤礽却是用力把他头按下来,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这是孤赏你的。”

被康熙赞为千里驹的大千岁顿时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保成,那哥哥可先赶回去了。等我回来再好好补偿你。”腻歪了好一会儿,胤禔这才恋恋不舍的和他道别。

“快去吧你,碍眼。”胤礽脸颊上还残留着可疑的红晕,心里分明也很是不舍,然而嘴上还是如此嫌弃道。然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叫住了已经转身的大千岁:“对了,胤禔。”

“什么事?”胤禔满脸笑意回头,满以为能听到什么甜言蜜语。

“你那盆月季我给揪秃了。”

“……”大千岁脸上此刻青一阵白一阵好不精彩。思及自己这事估计惹得太子爷不快得很,刚刚好不容易才把人哄地不炸毛了,此刻还是服软为上。于是心念电转,最后也只得讨好的搓搓手怂道:“嘿,那月季也该剪枝了,还是保成想得周到……”

“还有。”

“还,还有什么?”胤禔忐忑不安道,生怕又被胤礽一句话给打回原形。

“你若胆敢受一点伤,回来便等着孤这九节鞭伺候——”胤礽扬着下巴丢下这句话,便转身快步离去,微妙的竟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嘿,小保成还是心疼哥哥的。”胤禔呆立原地回味半晌,这才心满意足的出宫去也。


【*四八*】←时间轴混乱,提前把旺仔揪出来背锅


胤禛本以为今年定是收不着那人为自己准备的生辰礼物了,没想那人倒给了自己一个意外之喜。

“四哥你笑什么!”身边喝得醉醺醺的胤禩抗议道。

“四哥没笑。”他也不想笑,可看到胤禩这副难见的模样实在是可爱的紧。

“你就是笑了!不许笑!”平素温文尔雅的八贝勒竟然也会有如此胡搅蛮缠的一面,胤禛根本止不住唇角上扬的弧度:“好好,四哥真的不笑了。”他连忙板起脸,顺带揉一揉忍笑忍得快抽筋的嘴角。


朝堂之上太子党与大千岁党矛盾越发突出,他也不得不避嫌,这段日子难免与胤禩显得生疏许多。那人也不知是同有此意,还是顺势逃避,好一段日子也不与他往来。弄得屋里福晋也担心的旁敲侧击来问了几句——毕竟他们两人之前关系可说是蜜里调油也不为过。

因着这事,今年生辰他也没了心思操办,只深夜一人温了酒坐在内院对月独酌,胸中一股子酸不拉几的诗兴大发,正要命人取来笔墨,却忽听得院墙一角有窸窸窣窣声响。

莫非堂堂贝勒府,还能进贼了不成?

他狐疑的蹑手蹑脚靠近,却见那个熟悉至极的身影跨坐在墙头,正一副进退两难的境地。

“……小八?”

墙头上的人听得他忽然出声这一句唤,吓得扑通一跟头直栽下来。

“四、四哥……!你别误会,我、我就是……”

脸皮极薄的胤禩顾不得摔疼的腰臀,面红耳赤的连连摆手解释。

“就是什么?”胤禛只觉得他难得的这副窘样有趣得紧,故意绷着脸看他。

“就是看今晚月色不错……”

“哦?”胤禛似笑非笑的:“看来小八喜欢在墙头赏月?”

“我不请自来,可不就只有墙头可坐。”胤禩尴尬的拍了拍身上尘土:“不说笑了,弟弟此行只是来给四哥送礼的。”

这么说着,他手摸进袖子里,摸出一块坠着青流苏的沉香木来,上头雕着一匹似马非马的动物。

“这个,是弘旺雕了,说是非要送给四伯做贺礼的。”

胤禛接过来一看,木头是上好的沉香木,虽雕工较为生疏,这马也不太像马,可触手温润光滑,一摸便知是仔细盘了不少时日的。

“那四哥便谢过了。”胤禛挑眉看了看他,捕捉到了他面上一丝微妙的羞赧。“小八自己莫非是没准备贺礼?那不如陪四哥小酌几杯可好?”

胤禩哪有拒绝的道理,赶忙顺着这台阶下了,陪胤禛坐在小院里打发时间。随着时间推移,两人脚边空坛渐渐过了三四个,而本就酒量不佳的胤禩一不注意便被有心要灌他的胤禛算计着喝了两坛多半,此刻早就面色潮红口齿不清,整个人趴倒在桌上。

“小八?你这手上的伤……”

胤禛借着月色,这才看清胤禩手上几十处细小伤口,有些已经愈合,仅余下浅浅痕迹, 看上去竟像是刻刀划的。

“之前……嗝,雕木头弄得……”胤禩迷迷糊糊打了个酒嗝,嘀咕道:“这、可不许告诉四哥……我研究许久、没想雕出来,还是那个德行……”

说到这,胤禩忽然颇得意的轻笑一声:“不过我讹他说是弘旺雕的……哈哈。”

“……”闻言,胤禛无奈又宠溺的摇摇头。你这阿玛呀,竟然好意思让自己家孩子背锅。

“我啊、知道四哥他怎么想……我与胤禔小九他们走得近,他、嗝,必定是要避嫌的……”胤禩晃了晃手中酒杯,又伸手去够酒壶,然而被胤禛轻轻拨开了去。

“小八,你喝得够多了。”

“我不管,再来一杯!”堂堂八贝勒,趴在桌上像个小孩似的耍起脾气来。

“……好好好,给你再来一杯。”话这么说着,胤禛手却伸向一旁早就备下的醒酒茶。一杯斟满,胤禩仰头便干,喝完了还咂咂嘴含糊道:“这味道怎么怪怪的……”

胤禛哭笑不得。早就听闻胤禩酒品不佳,今儿个可真是见识到了。

只不过得见这人失态至此的可爱模样,胤禛搂着自家醉倒的八弟,心情大好。

“胤、胤禛……”眯了一会儿,怀中人似醒未醒的低声嘟囔。

“嗯?”胤禛听不大清他含含糊糊的话语,便俯身低头去听。没想竟被那人拽着领子凑上来,湿润柔软的唇吧唧一下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哈哈——吓到了吧!”仿佛做了恶作剧的小孩子一般,胤禩兴高采烈的笑起来。“让你、嗝……不让我喝……”

只听得胤禩声音渐弱,扑通一下,在胤禛反应过来之前,某人又栽倒在他怀里睡了过去,脸颊上两片酡红还未消散。

“你啊……”胤禛无奈的将他半搀扶起来,不知为何,没喝多少酒的他,竟也觉得微醺起来。

约莫是这月色,这良人,太过醉人……


第二天在自己府邸上醒来的胤禩,在身上摸到一块上好沉香木料,旁边还附着某人的小纸条。

“四哥见八弟雕工了得,若能多加练习,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故赠香木一块聊表鼓励。”

“……”胤禩沉默半晌,忽然唤道:“弘旺!”

小小少年连忙从外边跑进来:“阿玛您叫我?”

“这块木头给你,拿去雕着玩吧。”

于是小孩儿欢天喜地的拿着走了。

此后胤禛新年时真从弘旺那儿收到一个四不像的小木雕,脸上表情如何精彩,而胤禩为此又吃了什么甜蜜的惩罚,且按下不表。


【*G27*】——起源于浴室的情缘:)

“Primo!生日快乐!”

当Giotto从公司回来,看到的便是沢田纲吉大大的笑脸,以及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难为Decimo你还记得我的生日。”Giotto带着歉意笑了笑,前些时候纲吉和他都为彭格列的事忙得团团转,他日子都过得不知一周有几天,更别说记得自己的生日了。

“说什么呢,记住恋人的生日不是应该有的修养吗?”纲吉耸了耸肩,漂亮的茶色眼眸望着他:“不拆开看看?”

Giotto依言拆开包装纸,从里边取出一张波西米亚风格的……

“浴室防滑垫……?”他有点不确定的看看微笑着的恋人。

“Bravo~”

“为什么是防滑垫?”Giotto有些不解,然而沢田纲吉只是微笑着不说话。最后才淡定的开口道:“为了防止某类事件再次发生。”

某类事件是指……Giotto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

“相信我,我可爱的Decimo。”他举着手里花俏的垫子笑了笑:“你就算把整个浴室都铺满这个,那也阻止不了某类事件的发生,因为某些偶然在你身上就是必然。”

他知道,就算过了十几年,他的Decimo在感情方面也还是脸皮薄得很。于是果不其然的,沢田纲吉面上浮起微红。

“我、我可没有别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Giotto挑眉:“我的小Decimo……你不该提起这个。你知道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你进行某种感情的交流了。”

沢田纲吉忽然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后悔过。


【*6927*】← 一生玩不烂的凤梨梗,黑兔出没

“骸先生——”

“嗯?什么什么?”六道骸挂着写作和蔼可亲读作变态绅士的笑容回过头,看到被十年后的守护者众爱称为兔子的十年前纲吉小脸红扑扑的朝他跑过来。

“我听库洛姆姐姐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少年喘着气仰起脸看他,露出一个温暖可爱到能融化一切的笑容来。“生日快乐!”

“哦呀哦呀,能听到您亲口对我说出的祝福可真是无比荣幸——”六道骸眯起眼,发现少年的手藏在身后,于是他笑眯眯的问:“纲吉君身后是给我准备的礼物吗?”

少年忽然有些羞涩,低着头磨蹭了好一会才小声说:”唔、是,是我做的饼干。“

”哦?是什么口味的呢?“

”唔,我问了库洛姆姐姐,她说骸你很喜欢吃凤梨口味的。“

满心欢喜觉得会收到来自小首领的爱心巧克力饼干的六道骸受到了会心一击。

然后,他想起了前一天他充满恶意的把库洛姆从云雀恭弥那收到的藏在冰箱角落的巧克力全吃光了的事情。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_(Xq」∠)_

黑耀家长·凤梨头但是很讨厌所有热带水果的·六道骸先生暗自吐血三升。


”因为附近超市都没有凤梨口味……所以我偷偷跑出基地去买的。“纲吉吐了吐舌头:”结果还被Reborn抓包教训了一通。“

嘛……既然是充满了小首领爱的饼干,即使是最讨厌的凤梨味,也是要抱着满满的爱意吃下去的呀。

沉浸在脑内剧场的六道骸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感动的道:”既然是我最喜欢的口味……我当然是会很喜欢的,纲吉君真是贴心。“(已经语无伦次


然而他还是太天真了_(Xq」∠)_。

”唔……果然,还是不行吗?“看着六道骸犹豫的样子,纲吉有些失落的耷拉下脑袋。”我还为了能做得好吃特别去问了库洛姆姐姐怎么做……可是她说有事,让我去问碧洋琪姐姐了……到底是哪里做错了?“

果然。

六道骸此刻才明白什么叫自作孽——恋爱中的女儿实在是心狠手辣啊!!


”纲吉君没有做错哦,唔,我只是太久没有收到看起来这么好吃的饼干,所以有点不忍心吃它们了。“此刻六道骸脑内剧场里的自己,淌着两行血泪。

”是吗?“小首领又开心的抬起脑袋:”那,骸先生能尝尝看吗?“

之后看着六道骸吃掉了一大半的饼干的小首领心满意足的被送回十年前,属于他们自己时间线的沢田纲吉被送了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望重症病房里瘫痪的雾守兼自家恋人。

”所以说,阻挠女儿谈恋爱是会被报复的,知道吗。“十年后的沢田纲吉淡定的坐在他床边,把手上的一片片苹果削出兔子耳朵。

”不……我没想到,十年前的你,居然也这么……黑……“六道骸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脸痛苦的捂着胃。

”哦?“沢田纲吉捏了一块苹果叼在嘴上,含糊的发出疑问的声音。

”事情实际上……是这样的……“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饼干哦?作为十年后的首领恋人,你难道没有义务满怀感激的接受么。“

毫无预兆的,面前小首领的眼睛忽然染上绚丽的金红,额前一抹橙金色火焰灿烂耀眼。即使是十年前的小言纲,散发出的威压也不可忽视。

导演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这根本不是疑问句,而是命令句啊!!


”爱情真是令人痛苦。“

六道骸最后以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作为他悲惨经历的结束语。

”那是因为你作死,我亲爱的雾守。“

吃完一碟苹果,沢田纲吉擦了擦手,站起身来。

”好了~我还得想着怎么安慰库洛姆,否则你接下来一星期都别想从这病房出去。明天我再来看你。“

他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了一句:

”啊,记住以后别再偷吃别人的巧克力了。最近情人节快到了,碧洋琪送Reborn的巧克力也有可能放在里面的。“

”你喜欢的黑巧克力,我会亲自给你做的。放心吧,是无公害的那种哟。“


嗯,爱情还真是令人甜蜜又痛苦的东西呀。_(Xq」∠)_


【*唐修x李玄清*】← 一个充满爱意的早晨:)

”玄清,玄清。“

”唔……“

李玄清在床上,抱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卷翻了个身。

”什么事……今天不是不用监督早课吗……让我睡……“

”我给你准备好了早饭,你起来就能吃了,别睡太晚,否则要凉的。“唐修看着榻上人儿,目光温柔。”算了,你睡吧,若是凉了我再热便是。“

”什么……早饭?!“李玄清忽然从床上嗖的一下坐起来。”什么早饭!“

”我早上去山下的仙味楼给你特意订的。都是你爱吃的菜色。“唐修从旁边取下外衣给他披上:”需要我把菜名给你报一遍吗?“

”不用!你想从意识上饿死我吗!“


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的李玄清忽然从美食中抬起头来,怀念的说了一句:”忽然好想吃师兄做的蛋炒饭啊……“——那简直就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美味!

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唐修忽然开腔:”我原来也想过去……拜托赵剑玄。但是他不在。“

”咦居然也有你找不到的人……不对!你居然会想去求我那个人渣师兄!你真的是唐修吗!“李玄清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只要是为了你,就算是对赵剑玄那家伙卑躬屈膝,我也愿意。只要你能开心,玄清。“唐修忽然一脸深情的表白道。

”你是不是又在脑补什么奇怪的东西。“李玄清想到这家伙的《珠儿吁天录》居然就要出到第五本了,就深深的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扯淡了!这种小黄本如今在纯阳宫竟然也快人手一本了,更甚者还有弟子收集了一到五部精装版,打算翘课去万花谷参加他的签售会!这些败坏门风的家伙真是丢尽了纯阳宫的脸!

”不说这个了,玄清,你今天可有什么安排?“

”安……排?“李玄清一脸疑惑:”周末当然就是要吃了睡,睡了吃,还需要什么额外的安排吗?“

唐修相当挫败的扶额:”你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

”……上头来人参观纯阳宫了?“


”…………“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唐修崩溃道。


”啊……“李玄清恍然大悟。”可是命灵是不需要过生日的,愚蠢的凡人。“

唐修此刻非常有想把千机匣顶在这家伙后脑勺上的冲动。

【*叶无忧x赵剑玄*】


”听说你们藏剑最近有个叫叶良辰的人很出名啊。“赵剑玄坐在叶无忧的星河清梦上,半倚着软枕,拭着沾血的赤霄慵懒笑道。

”无名小卒罢了。“叶无忧漫不经心的回道,将手中精致的茶杯放在船上的小几上。”我听李玄清提过,今天似乎是你的生辰……“他有些犹豫的问道:”你有什么想要的么?“

”哈,你应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我赵剑玄得不到的么?“赵剑玄轮廓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大概,我师弟的贞操算一样吧。“


叶无忧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难以描述。

”你想要,李玄清的、贞操……?“


”我开玩笑的。“赵剑玄似乎觉得更不可思议:”至少现在我没那个意思……你居然当真了?“

”你的玩笑我……不能理解。“

叶无忧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端正的侧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分外认真。


”我也不能理解,你为什么总是这么爱较真。“赵剑玄吹了吹剑身,兴致颇好的把赤霄放在膝头弹奏起来。

他总是如此完美的一个人,邪魅之中糅合了纯阳弟子独有的高贵典雅,就连简单的弹剑也能演奏出简单却动听的旋律,若不是他是恶名昭著的恶人谷煞神赵剑玄,一定会有更多的人为他而倾倒。

虽然现在愿意爬上他床的男女也不少。叶无忧有些苦涩的想着,自己也不过是悲哀的其中一个罢了。


”大约是天性如此。“叶无忧认真的回答道。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跟我师弟学的爱装逼的臭毛病。“赵剑玄不耐烦的打断他。”你就是不愿意承认你是个二货。“

”…………“


”噗通。“水花高高溅起。


”喂!你做什么踢我下水!“

”噢,我还以为命灵应该是会游泳的呢。“叶无忧面无表情的把浑身湿透的赵剑玄拉上船,又找了毯子给他盖着。赵剑玄倒是干脆的把身上湿透的暗红色道袍甩到一边,直接赤裸裹着毯子,他盯着叶无忧看了半晌,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敢和命灵这么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叶无忧!“

”你说你要对我负责……?呵,那么你,做好被命灵缠绕一生的觉悟了么……“冰冷的赤霄贴在叶无忧修长的脖颈上,而赵剑玄半裸着上身贴近他,低语仿若魔鬼的诱惑。”就像我师弟身边那条狗一样。“


”狗?李玄清养狗了吗?“叶无忧疑道。

”我指的是唐修,那个瘸子唐门。“赵剑玄没好气的解释。


”你又在开我不懂的玩笑……还有,你刚才不也装逼了吗?“

”…………“


=====================

给家汪的小段子们ww

评论
热度 ( 11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