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关于在三条家的工作其一。(2)

  •  【架空私设,清光是三条家的管家。三日月是家主,小狐丸和岩融是弟弟,石切丸是哥哥,今剑是小少爷。】

  •   【之后会有ALL清倾向,大概有小狐清、鹤清、一期清以及其他。】

  •   【*此段主要含有:三日清】


  • 【能接受的太太请继续食用w如有不适请及时停止食用ww】


  


  “啊,真是的——今晚也要的话、三日月殿下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

  加州清光用一如既往的语气回答,仿佛刚才突然的一丝沉默并没有发生过。

  “一开始就提的话,未免也太不解风情了。”三日月宗近的脸上还是那样淡然的微笑,看着加州清光去把内室的门关好,然后直接把床头的阅读灯关掉。最后像小猫一样钻进自己的被子里,再从自己身边冒出头来。

  房间的窗帘还打开着,庭院里的雪反射着明亮冰冷的月光洒进室内,让三日月宗近得以看清加州清光略微泛红的脸颊,唇角那粒显眼的美人痣就像是初雪后绽开的第一朵梅花一样妩媚。

  三日月宗近的眼神忽然就变了,眼眸之中温柔的弯月沉没在了夜空之中,变得危险而深不可测。

  “那么今天也拜托你了,加州。”

  “……是。”加州清光低声的应了,趴跪在三日月宗近的腿间,替他解开睡裤的系带。

  男人明显状态良好的那物就躺在腿间,像它的主人一样的姿态优雅。加州清光却没这心思欣赏,很多时候光是取悦它就已经让他应付不来。

  “明天还要陪今剑去学校的话,今晚用嘴就好了。”看着加州清光解开背心扣子的动作,三日月宗近慢悠悠的这么说了一句。

  “……那还真是谢谢您体贴我啊。”加州清光的手顿了一下,赌气似的嘟着嘴又把扣子扣上,这才低下头服侍起家主大人的孽根。

  加州清光的指甲一直都修剪得很漂亮,圆润而没有棱角,长度也刚刚好在指尖之上一点点,再涂上漆红色的指甲油,艳丽而又不至于太出格,恰恰好的感觉。

  当这样漂亮的颜色衬着他白皙的手指,而手指又缠着男人挺立的欲望之源的时候,应该是没有人能继续保持理智的吧。

  三日月宗近的眼眸低垂,看着在自己身下努力的取悦着自己的加州清光,手怜爱的抚摸上少年挂着耳夹的秀气耳垂,以一种暧昧的力度揉捏起来。

  “呜、三日月、殿下?”

  加州清光的声线带上了些沙哑,和平常充满活力的少年音不同,显得好像小猫在撒娇。

  他的唇从男人上翘的欲望上离开,轻轻喘息了一会儿,又继续含住。柔软的口腔就像要引人溺于其中的温柔乡,一丝丝的抽去三日月宗近的理智。

  见他这样沉默着,加州清光有点担心家主大人会像之前那样一言不发直接把他按在床上办了,毕竟明天还答应了今剑少爷去学校讲题,对小少爷食言还是不太好。于是吞吐得越发的努力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他的两腮都有些酸痛起来,三日月宗近才放过了他,总算是在他口中发泄出来,一瞬间他口中满是男人浅淡暧昧的麝香味道,刚想起身去洗漱间吐掉,忽然被三日月宗近用手指捏住了脸颊。

  “把我的吞下去吧,清光。”

  男人平日总是优雅悠然的声音此刻也充满了浓厚的欲望,除此之外好像还包含着一些更复杂的感情——比如独占欲。

  亲眼看着他喉结上下动了动把液体吞咽下去,三日月宗近才放开手,满意的眯着眼替他擦了擦唇角,手指有意无意的拂过那粒唇角的痣。

  加州清光被他好像要扒光自己一样的视线看得脸红,心中愤愤的想着什么鬼年纪大了,根本就是来吃人的千年老妖怪。

  “加州,对我很不满吗?”在加州清光的服侍下整理好睡衣,三日月宗近又恢复成了那个风雅悠闲的家主大人。顺便还心情很好的调侃一下他。

  “……您也知道啊?”耍着小脾气的加州清光像炸毛的小野猫似的毫无威胁力的挥了挥爪子。“嘛,其实也不是不满,只不过您愿意的话,做得比我好的多的是。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愿意排着队来服侍三日月殿下吧。”

  “哈哈哈,我可没有让别的小家伙爬上床过啊。加州这是在吃谁的醋呢?”

  三日月宗近笑着摸了摸趴在自己膝头的加州清光的头,好像给小猫顺毛似的抚摸了一下他散开的发辫,修长的手指缠着稍长的发丝绕了一圈又放开,玩得不亦乐乎。

  “谁、谁在吃醋啊——!”加州清光气呼呼的反驳,露出口中一点尖尖的的小虎牙。

  “哦呀,哈哈…难道是嫌弃我这个老人家了……”

  “根本没有您这么、这么——的老人家吧?!”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语在口中转了转又咽了回去,加州清光只觉得一肚子槽没地方吐,简直不能再憋屈。但是刚才三日月宗近那句唤了他名字的话语又着魔了一样在他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

  三日月殿下对自己到底——


  “哦呀,又下雪了呢。”

  “——?啊,真的,还下的挺大的…”

  三日月宗近一提,加州清光才发现窗外传来簌簌的细碎声响,他爬下床跑到窗边,朝着窗户哈了一口气,抹开水汽之后像孩子一样朝外边看了看。

  三日月宗近房间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庭院的门口,于是加州清光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撑着黄色的伞从大门口踏着新雪走进了庭院。

  “啊,小狐丸殿下终于回来了。”这么说着,加州清光忽然又恢复了干练的管家模式,把衣服整理好,替三日月宗近把被褥边角也掖进床垫里,最后又确认了一下暖气的温度。

  “那么三日月殿下晚安了哦——保温壶里是安神的花茶,睡不着的话请稍微用一点吧。”

  “哈哈,安心吧,晚安。”

  把嘴里那句“想听三日月殿下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咽了回去,加州清光重新装备上已经烘干的红围巾和外套,放轻了脚步向庭院那边迎去。


根本就是厨力爆肝,大半夜的把第一部分写完了,感觉自己要升天(满足)

根本没飙起车啊!(摔)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被和谐,先试试看。

接下来就是小狐丸的主场了☆

评论 ( 6 )
热度 ( 70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