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三日清】某丸二三事之胖提风波

 【是的,又是儿童节搞事本丸。一大波的流水账慢热日常。三日月手办相关捏他有。】

 【婶婶和爷爷都是清光推设定。】

 【喜闻乐见的微量OOC有★】

 【可以接受的话食用愉快↓】


♬‧*˚✧♬‧*˚✧♬‧*˚✧♬‧*˚✧♬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到恶俗的早晨,某丸今日也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

  “主上,您在做什么呢……?”

  近侍加州清光被审神者叫过来之后,便看到她踮着脚去够房间柜子最顶上的三日月手办。

  “啊啊,清光来得正好,帮我拿一下三日月吧。”

  个子有点娇小过头的审神者看到他很开心的招了招手:“清光穿着高跟鞋所以应该能够到的吧——”

  “唔,这个还是没问题的啊。”加州清光稍微一伸手,把姿态优美的手办拿了下来递给审神者:“说起来这个做得还真是,相当精致呢。”

  “嗯~清光也觉得很好看吧?”审神者又从桌子上拿了另一个:“顺便一提这个是清光的哦~也做得很可爱吧?”

  “明明最可爱的真货就站在你面前啊,主上——”加州清光撒娇似的拖长声音。

  “吃醋了吗?”审神者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加州清光的头发:“诶呀我家清光才是最可爱的了,安心安心~”

  “呼呣,这还差不多。所以,主上叫我要做什么呢?”

  审神者这才想起来似的拍了下手掌:“啊,差点忘了。”

  然后她把手里的三日月手办倒过来,朝底下看了一眼,随后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并且伴随着奇怪的感叹:“诶啊……居然、想不到啊……”

  “……?”加州清光好奇的凑过去看:“……主上在看什么啊。”

  “诶,说起来清光平时有注意到吗。”

  “嗯?注意到什么?”

  “那个啊……”

  审神者又拿起旁边稍微小一点的二头身三日月,翻过来和大的一起拿给加州清光看,脸上还有些迷之红晕:“发现哪里奇怪了吗?”

  加州清光定睛观察了一下,然后露出了难以描述的表情:“呜哇……”

  “所以,清光平时有没有观察过……”审神者相当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还是把这些不该出现的东西替主上处理掉吧。”加州清光忽然表情认真的站起来。

  “啊不行、很贵的——”

  从审神者房间里传出来的惊叫吓得窗外的几只小雀扑啦啦的慌张飞走了。



  “啊真是的、搞不懂主上究竟在想什么啊。”换上内番服的加州清光一边嘀咕着一边带着园艺工具和两顶大草帽去找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殿——今天主上安排我们一起整理花园哦。”

  走到那条熟悉的走廊上,果不其然又看到那个男人悠闲地坐在那喝茶。

  “真是的,三日月殿至少也找点别的爱好吧?”加州清光走过去,把草帽扣在三日月宗近的头上:“今天太阳不是很晒,还挺适合干活的呢。”

  三日月宗近低头看了看加州清光拿着的修枝剪,好奇道:“哦呀,这个是拿来做什么的?平常修剪花草用的吗?”

  “……是哦。还有今天也要喷除虫药。”差点忘了面前是位相当养尊处优的老人家,加州清光双手叉腰叹了口气。“这些我来做就好啦,三日月殿只要简单的剪剪枝什么的就OK。”

  “哈哈哈,那么就出发吧。拿着工资就要好好办事呢。”三日月宗近站起来,接过加州清光手里的修枝剪。加州清光回头看了看他,忽然想起刚才审神者的嘱咐,眼神忽然就不受控制的往三日月宗近下身飞快的瞟了一眼。

  结果隔着宽松的内番服裤子当然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不对、啊啊啊我究竟在做什么啊——?!!

  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什么的加州清光脸颊噗的一下变得通红。

  “——加州?”忽然三日月宗近拽住他的手腕往回拉了一下:“再往前就要掉进坑里了哦。”

  “……诶、啊,谢谢三日月殿。”往后退了几步直接撞进三日月宗近怀里,加州清光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刚离埋落叶的大坑就差了半步的距离,不禁后知后觉的松了口气。

  “加州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啊,主上刚刚对你说了什么吗?”三日月宗近松开他的手腕,两人又一块朝单独开辟的小花园走去。加州清光把帽檐向下压了压遮住泛红的耳朵,吞吞吐吐的搪塞着:“没什么啦……”

  本来只是主上说很好奇,让自己帮忙注意一下,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跟着在意起这种糟糕的事来了。

  “下次是不是应该禁止主上再看些奇怪的书啊……”

  加州清光一边这么自言自语着,一边蹲在花丛旁边组装好喷洒药剂的装置,结果直起身的时候就发现三日月宗近一脸认真的在用新长出来的花枝试剪子,吓得他直接跳起来:“等、不是这么剪的啦三日月殿——”

  一番手忙脚乱的解释过之后,三日月宗近点了点头表示大概了解该怎么做了,加州清光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背起喷药装置去给旁边的山茶花洒除虫药。

  两人做完工作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就算阳光不是很强也还是出了一身的汗,加州清光一边摘下草帽扇风一边抱怨着:“唔啊——中午还是这么热啊,一会回去让主上冰个西瓜大家分着吃吧。”

  三日月宗近倒是还挺轻松的样子,毕竟刚才随便修了修枝就坐在旁边划水休息了。于是拿着脖子上搭着的汗巾给加州清光擦了擦额头和脖子上的汗珠:“哈哈,心静自然凉嘛。”

  “三日月殿还真敢说啊。”加州清光半抱怨半纵容的看他,对上他温柔的眼眸又是下意识的一阵心跳加速。“下次可要好好帮忙喔?”

  “那么,下次加州替主上处理文书的时候请务必让我帮忙。”三日月宗近露出相当优雅的微笑回应他。

  “唔,那可真是帮了大忙啦~”加州清光呼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有点松开的衣领:“那我先去找主上汇报——”

  “加州换身衣服再去吧?这个时候主上应该也在和烛台切他们准备午饭。”三日月宗近一副自然而然的语气这么提议道。“我房间里刚好有主上上次带来的现世的衣服,看起来还挺清爽凉快的。”

  “唔诶、可,可以吗——话说主上什么时候又偷偷给三日月殿礼物了啊!”

  “加州吃醋了吗?”三日月宗近忽然带着笑意这么问了一句。

  “??也、也算不上吃醋吧——唔,虽然三日月殿的确是穿什么都会很好看……”加州清光鼓了鼓腮。

“哈哈哈,其实是有给加州的衣服一起带来的,不过老人家记忆力不太好,忘了给你了,原谅我吧。”这么笑着,三日月宗近把加州清光领进自己的房间,拉开衣柜取出一个大纸袋来。

  “唔啊,还相当多啊。”

  “听说是节日大甩卖,主上就买了一大堆的样子。”

  “主上还真是乱来啊……”虽然这么说着,加州清光脸上还是露出了很开心的表情。

  三日月宗近沉吟了一会,从纸袋里摸出一件黑色的工字紧身背心、红色的薄羽织、还有一条相当火辣的牛仔短裤。

  “嗯,这套是给加州的。”三日月宗近看了看手上字迹依旧歪歪扭扭的小纸条。

  加州清光一脸不可思议的拎起那条紧身牛仔裤:“……这个、真的是裤子吗?”

  不、不如说这个裤子真的能遮住什么地方吗?!

  不过既然是主上送的……嘛反正看起来真的很凉快的样子。

  这么自我安慰着,加州清光把衣服接了过来。然后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凑过去看三日月宗近的:“三日月殿的衣服呢?”

  “和加州的差不多呢。”三日月宗近把袋子里的白色棉T恤和深蓝色的羽织拿出来,最后拿出来的是一条黑色的亚麻休闲裤——当然,是九分的那种。

  鉴于主上每次都喜欢让自己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加州清光就这么接受了这个设定,然后拆开背上的蝴蝶结,准备换上这套相当清凉的夏季套装。

  理所当然的,对面也传来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加州清光忽然动作僵了一下,稍微抬起头就看到落在榻榻米上的蓝色内番服。

  视线偷偷的再往上,就看到灰白色裤子下很让人在意的某处。

  啊、稍微,就看一眼就好…!就能给主上交差了……

  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加州清光紧张的眨了眨眼。

  “……?加州?在看什么呢。”

  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忽然在头顶响起,虽然并没有带着什么戏谑逗弄的语气,但是也足够让加州清光满脸通红手足无措了。

  “啊、没、没什么——!”

  眼前的男人已经脱掉了上衣——三日月宗近无愧是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上身肌肉线条匀称优美,丝毫没有一丝赘余,腰腹部漂亮的人鱼线一直延伸向下直到……

  加州清光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看呆了?有这么喜欢吗……”三日月宗近的声音终于带上一丝笑意。“想摸摸看也没问题哦?”

  “不、我没说要摸……”突然回过神来,加州清光及时唤回了自己的理智,红着脸猛的转过身去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我我、我也要换了——”

  眼前的少年露出白皙又微透着健康的红润的肌肤,三日月宗近的目光从微微凸起的蝴蝶骨一直滑到加州清光腰上两个极其匀称漂亮的腰窝上,忽然也有点乱了呼吸。

  “加州其实也很好看啊。”低声轻笑着,三日月宗近这么说道。


  顶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小心脏,加州清光迅速换好了自己的衣服,意外的是紧身的短裤料子很软很舒服,穿着倒是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加州清光满意的回过头,却发现三日月宗近还是赤裸着上身坐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他。

  “……三日月殿,不穿吗?”

  “哈哈哈,我对现世的衣服比较苦手呢,还是麻烦加州来帮我好了。”

  骗谁呢你这是——

  虽然气呼呼的在心里吐槽着,可加州清光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拿三日月宗近的任性毫无办法。

  “喏,头从这里出来,这两边是袖子。”加州清光把T恤给男人套上,感觉居然还认真说明的自己简直傻得不行。“裤、裤子的话直接这么穿就好了…!三日月殿您是故意要逗我吗——”

  “哈哈哈,好了好了,只是觉得这样的加州特别可爱,所以忍不住啊。”

  罪魁祸首倒是笑得很无辜。

  然后在加州清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三日月宗近就干净利落的把裤子脱了下来。


  …………

  什、什么啊,明明就是有穿啊……

  加州清光忽然觉得之前对这种事在意得要命的自己简直更蠢了,以至于现在终于松了口气似的。

  “怎么还一脸失望的样子。”

  “……?!”突然的调侃让加州清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没有——”

  “所以说今天一整天,加州就在在意这个吗?”三日月宗近挑着唇角看着他红成虾子似的脸:“关于这方面的问题直接来问我没关系哦。我也不是那种很古板的老爷爷。”

  “不所以说了并不是……三日月殿、别误会啊——!!”

  加州清光终于捂着脸发出一阵哀嚎。



  “所以说,清光真的看到了啊。”审神者惊讶的睁大眼。“呜哇、好厉害——这下不会在意到睡不着觉了!”

  “别因为这种事睡不着觉吧——!!”

  叹了口气,加州清光跟着审神者一起到水井旁边去把刚才冰镇的西瓜捞出来。

  “主上就别靠近了喔,交给我就好。”看着小小一个跟短刀们差不多的审神者,加州清光总担心她会一个跟头栽下去似的。

  “唔嘿,作为交换终于肯让清光穿上这套衣服了啊……”很乖巧的站在加州清光身后掏出手机飞快的偷拍的审神者露出了一本满足的表情。

  留在手机镜头里的是加州清光裹在热裤里的翘臀和平常藏得严严实实的修长双腿。


评论 ( 10 )
热度 ( 77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