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三日清】关于在三条家的工作其四。(完结+番外)

【接上篇】

【本篇主含三日清☆】


♬‧*˚✧♬‧*˚✧♬‧*˚✧♬‧*˚✧♬


  结果送走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就已经是用过午饭之后的事情了。

  忍耐着身体上黏腻的不适感,加州清光披上外套把两人送到院子门口。临上车之前,一期一振忽然握住他的手腕,往他宽松的袖口里放了什么,颇有重量的在袖子里坠着。

  加州清光回到房间里拿出来一看,是一支缓解擦伤的药膏。

  “啊……”

  回想起最后看向自己,带着些歉疚的一期一振,应该是看出来刚才自己走路的样子太不自然了,所以才让手下临时买的吧。

  “真是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别做啊。”赌气的这么小声嘀咕,加州清光在房间里把内番服换下来,取了热水大致擦拭了一下身体,这才一屁股坐在被褥上,准备给红肿一片的大腿内侧涂药。

  “加州,你在里面吗?”房门外忽然传来家主三日月宗近的声音,吓的加州清光飞快的把被子卷过来盖住腿。“那、那个,三日月殿下,我在——”

  话音未落,拉门已经咔哒一声打开,男人披着厚实的大氅走进屋里,反手关上门,把冰冷的空气隔绝在外面。被纯黑色的兽毛边托衬出的他俊美的面容,就如同被黑夜衬托的明月一般完美无瑕。

  “感觉加州刚才有点不舒服,就想来看看你。”三日月宗近在他身边坐下,目光淡淡扫过他腿间遮盖的被褥。“腿受伤了吗?”

  加州清光自知自己这点遮掩在敏锐的家主大人眼里其实毫无用处,只能忐忑的把被褥掀开露出一片狼藉——线条优美的双腿内侧散落着暧昧的吻咬痕迹,靠近臀部的腿根更是一大片红肿的印子。

  “嗯,那个。”加州清光不抱希望的解释着:“三日月殿下,就是些小伤而已,我自己处理……”

  三日月宗近却没追问他这些,只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拾起落在一边的药膏,然后又温柔却不容置疑的把加州清光手上的棉球拿了过来。

  “腿打开。”

  加州清光咽了口唾沫,跟着三日月宗近这么久,当然能看出来他现在虽然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可实际上浑身已经被隐忍的怒气笼罩着。

  “……三日月殿下,为什么心情不好?”看着三日月宗近拿着棉棒轻轻的给自己红肿的肌肤涂上药膏,加州清光相当忐忑的把这句话问出口。

  并非是不明白三日月宗近为什么生气,而是想知道他对于自己的感情,所以才说出这样像是试探的话语。

  ——想知道三条家的家主大人,究竟把自己放在怎样的位置上。


  “加州觉得呢?”三日月宗近的唇角紧绷着,第一次在加州清光面前显露出这样不太自然的表情。

  ——仿佛想要回避这个话题的态度。

  “……我不明白啊,三日月殿下的意思。”

  三日月宗近看着眼前自己的小管家用尖尖的犬齿咬着柔软的下唇,低着头努力的忍耐着不要露出委屈的表情。

  “您对我到底——”这一句话,加州清光最后还是没有全部问出口。但是他想要问的事情,三日月宗近其实早就了然于心。

  两人忽然陷入了沉默,三日月宗近只是继续动作平稳的为加州清光涂药,仿佛刚才的对话完全没有发生过。而加州清光没有等到他的回应,忽然就飞快的站起身,声音带着极力忍耐的哽咽。

  “——对、对不起,是我僭越了。”

  加州清光带着一脑袋的混乱想法,连这里就是自己的房间都忘了,身体不由自主做出的反应,只是想逃离三日月宗近身边——在他面前,自己仿佛是被赤裸裸剥光的模样,加州清光对于三日月宗近的那点卑微的单相思,已经彻彻底底暴露出来。

  “加州,别哭啊。”

  三日月宗近却扣住了他的手腕,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柔和:“告白之后就逃跑可不是你的风格。”

  “因为、我——”

  不想听到你拒绝我的话啊。

  加州清光收回了跨出的脚步,虽然后半句没有说出口,可三日月宗近已经从他的眼神里读出来了。

  “先冷静一下,坐下来好好谈谈吧?”三日月宗近搂住他的肩膀,把带着自己体温的厚实大氅披在加州清光只穿着单薄内衫的身上。

  “……我才没哭。”把脸埋进黑色绒毛里,加州清光这么闷闷的反驳。身上厚重的大氅带着三日月宗近的体温,让他更加的鼻酸起来。

  这么闹别扭的少年简直就像是小宠物在闹脾气似的,三日月宗近不禁失笑。

  “我才是,要向你道歉。对不起,加州。”三日月宗近格外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如果一开始我没有对你做那样的事,他们也许就不会越过雷池了。”

  加州清光的眼帘颤了颤,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似的:“……这也说明,大家是需要我的吧。所以就算是,做了过分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讨厌大家。”

  

  “那么加州对我,也只是不讨厌吗?”三日月宗近步步紧逼着,眼眸之中的月色似乎也不复平静了。

  别说是不讨厌了,仅仅是你对我的每一个眼神,每一次触碰,都像是最甜美的恩赐啊。

  加州清光这么想着,老老实实的回答:“三日月殿下……和其他人不一样。”

  他看着三日月宗近温柔的望着自己的眼睛,忽然心里的委屈全都汹涌的溢出来。

  “但是,因为您总是那样暧昧的态度…!所以我才觉得您只是一时兴起才……”

  “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为什么您不来帮我,是不是您已经不需要我了——”

  三日月宗近忽然伸出手指温柔的按在他的唇上。

  “嘘,好了,乖孩子。我已经知道了。”三日月宗近用手指蹭过他泛红的眼角,加州清光才意识到自己的泪珠在疯狂的往下掉,把自己白色的衣领沁湿了一大片。三日月宗近把他环进怀抱里,才发现他的身体颤抖得这样厉害。

  “唔、我……一直,都被您爱着吗…?”

  怀里的少年哽咽着,用带着哭腔的微弱声音这么问三日月宗近。

  小心翼翼地,像乞求着人怜爱的流浪小猫一样。


  “嗯,看来我早就该告诉加州的。”三日月宗近露出无奈的笑容,温柔的替他拭去眼泪:“结果还是让你哭了啊……稍微,原谅我这个老人家的恶趣味吧。”

  “因为我是爱着加州清光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以后也会一直持续下去。”


  加州清光一瞬间简直要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泄愤似的抓起三日月宗近料子上等的狩衣袖子把鼻涕眼泪一股脑都抹上去,然后像羞恼炸毛的小猫一样瞪他。

  “所以您早就知道我对您——”

  “哈哈哈,我可没这么说啊。”三日月宗近又恢复了以往慢悠悠的语气,一边把试图想起身的加州清光按在怀里,刻意压低的声音听得加州清光耳根酥软。“加州不也是,想利用这些逼我表态吗。”


  “……”

  要说自己没有这样的心思,那才是假的。

  加州清光鼓了鼓腮:“那也是因为三日月殿下先戏弄我在先。”

  “对不起。”三日月宗近认认真真的道歉,这才想起拿出手帕给加州清光擦拭脸上的泪痕。“不会再有下次了。”

  “唔,没关系。反正我总是会原谅您的。”加州清光拍了拍脸颊冷静下来,把自己的衣服都穿好,然后看了看三日月宗近袖子上的一大片狼藉,忽然欲哭无泪的捂住脸:“呜呜……我干嘛刚才擦在你的袖子上,一会还是我来负责洗…”

  三日月宗近笑着安慰的拍拍他:“没关系吧,反正不是都用洗衣机洗吗。”

  加州清光气呼呼的瞪他:“三日月殿下不知道您这件衣服一直都是我手洗保养的吗?这么娇贵的衣服不能用洗衣机——”

  “那就再多雇几个仆人好了。以后你也不用总做这样的杂务。”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回答他:“还有从今天起……搬到我房里当贴身近侍吧,加州。”



~正篇完~

♬‧*˚✧♬‧*˚✧♬‧*˚✧♬‧*˚✧♬


第四章写的少了点,小车车放到番外了~o(〃'▽'〃)o

以下三日清H番外请戳↓↓↓

http://ww4.sinaimg.cn/large/7ab0a228jw1fbafp63xp2j20c85zthdt.jpg

大家新一年快乐哦!!!wwww

吃饱了肉请愉快的度过新年~~


♬‧*˚✧♬‧*˚✧♬‧*˚✧♬‧*˚✧♬

评论 ( 9 )
热度 ( 90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