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三日清】恋慕月色(上)

【召唤出魅魔清光的黑魔法师三日月paro】

【新年贺文,纯炖甜肉(*`▽´*)大家新年快乐~食用愉快↓↓↓】


◇◆◇◆◇◆


  距离自己召唤出这只小魅魔,已经过了大约五个月了。虽然说是计算错误召唤出来的,不过倒是乖乖的很听话,当普通的使魔也完全没问题,最重要的是非常擅长家务活和料理……

  三日月宗近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手中却没有停下配制药剂的动作。试管里的液体和玻璃瓶中的相互混合,渐渐冒出淡淡粉色的、气味相当甜腻的气体。

  端着红茶走进房间的加州清光嗅到这个气味,条件反射的身体软了软,穿着毛绒拖鞋的脚一下踢到了门槛,还好他急忙稳住了身子,杯子里澄亮的红茶险险在杯口打了个转,没有撒出来。

  “三日月殿下……?”

  “嗯,加州啊,这是今天给你做的食物,尝尝看合不合胃口?”披着深蓝色长袍的魔法师转过身,把瓶子里缓缓沉淀成瑰丽的红宝石色的液体倒进另一个茶杯里,递给摇晃着细尾巴的小魅魔。

  加州清光把红茶放下,小心翼翼的接过盛满液体的茶杯,伸出舌尖像小猫似的舔了舔,然后很享受的眯起漂亮的桃花眼。

  “这个味道、唔……和之前的不一样呢!谢谢三日月殿下——我很喜欢!”

  他很开心的扑了扑背后薄薄的翅膀,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尖尖的一点犬齿,清秀不失英气的脸庞上流露出纯真的笑意,只有唇角一点美人痣带着一丝骨子里难以磨灭的魅惑。

  “是吗,你喜欢就好啊,哈哈。”端起茶杯也浅抿了一口,三日月摘下单片的水晶眼镜,悠闲的窝进旁边堆满软垫的摇摇椅里。“说起来……加州,真的不考虑出去觅食吗?”他看着清光把杯子里的魔法药剂乖乖喝下去,犹豫的问出口。

  “诶?”年轻的魅魔舔了舔唇角剩下的液体,殷红的舌尖从粉润的唇瓣上滑过,就连餮足的表情亦带着自然而然的诱惑。他疑惑的摇了摇尖尾巴,“如果这是三日月殿下的命令——”

  “不,我的意思是……”三日月拍拍旁边的坐垫,示意清光坐在他身边。“魔法药剂只是暂时压制你的本能,就算我在里面加了龙血精,也并不能给你提供足够的魔力,明白吗?”

  “三日月殿下在担心我吗?”清光眯着眼,开心得唇角弯弯。“我还没有成年,所以需要的魔力不多,没关系的~”

  “但是你昨天和今天早上,不是都晕倒了吗?”

  这一句话就把清光问倒了,他低下头攥了攥自己的围巾,吞吞吐吐的:“那、那是因为……”

  三日月叹了口气,他从来没和自己所召唤出的生物有这么深入的交流过。当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般贪恋吸食精气的魅魔会如此反常的拒绝出去觅食,而只靠他做的魔法药剂过活。


  “我不想给三日月殿下添麻烦——”

  加州清光抬头看着三日月温和的眼眸,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但是魔力耗尽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吧。”

  “……会消失。”清光咬了咬柔软的下唇,轻轻的说出自己想要逃避的事实,尖尖的细尾巴也沮丧的垂在软垫旁边。

  “但是、我也不想随便找个人类就进食啊。”清光小声的嘟囔着,指甲闪着红玛瑙色泽的十指交叠着,撑着尖尖的下巴。烦恼的模样也带着些俏皮。“那样和那些野生的魅魔有什么两样——”

  我可是,有三日月殿下养着的啊。


  剩下的半句话清光乖乖咽了回去,只是在心里这么自豪的重复。虽然他自觉被三日月宗近饲养着是值得自己骄傲的事情,却害怕对方会将错误召唤的自己当做累赘,因此心里一直怀抱着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厌烦抛弃的不安。

  就算再怎么迟钝,三日月还是多少能看出清光眼中的为难。快几百年没关注过他人感情问题的黑魔法师忽然福至心灵,扶着清光的肩膀询问道:

  “……是看上了哪个特定的人吗?”

  当三日月看到清光红宝石一般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时,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哈哈哈,喜欢上人类不是什么坏事啊。”露出相当和蔼的笑容,三日月摸了摸小魅魔柔软的头发,“加州的话,应该没人能抗拒你的魅力才对。”

  得到三日月赞赏的清光开心的扬起下巴,一副爱娇求抚摸的模样,身后的尾巴也兴奋的来回轻甩,拍打着旁边的软枕。

  “唔,可是,就是有不吃这一套的人嘛。”享受着黑魔法师修长手指的抚摸,清光像猫咪一般眯起眼。“而且我还没有告白呢。”

  “哦?能抵抗魅魔的魔力的人类可不多见。”三日月略一思索,低头沉吟了一阵:“如果是圣骑士或者牧师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帮你抓来。”

  “诶?!不、不是您想的那样啦——”听到圣职人员的称谓,清光条件反射的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打断三日月自顾自的脑补,微微鼓着腮帮子有点生气的模样:“您知道我是很讨厌他们的!”

  “哈哈哈哈,果然猜错了吗。”三日月慢悠悠的喝了口茶。 “那不如加州自己告诉我吧,你喜欢的是怎样的人。”

  “……”十分反常的,加州清光再一次的沉默下来,红着脸颊,赤裸的脚埋在柔软的地毯上来回磨蹭,双手也不安的背在身后,小小的翅膀轻轻的拍打着。

  “能让加州露出这么害羞的表情,究竟是怎样的人呢。”三日月宗近重新戴上右眼的水晶镜片,在那之后的一双包含弯月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加州清光。

  “我喜欢的…”

  小心翼翼地带着不安、但还是鼓足了勇气想要把自己的心情传达出来。年轻的魅魔深吸了一口气:

  “不就是三日月殿下您吗……!”

  三日月宗近坐在摇椅里,摇晃的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他缓缓的直起上半身,看着清光的眼睛。表情非常柔和,眼睛深处的情绪却掩藏在反光的水晶镜片之后——       

  “加州,是认真的吗?只是几个月而已会不会决定得太草率了?”

  听到三日月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清光这才放松下来,细长的尾巴有些小期待的左右甩着。

  “嘛,因为从被您召唤出来开始我就负责照顾您了,所以不会觉得困扰。”清光抱着手臂,语气有点傲娇的回答。

  不如说,自己不知不觉间还挺享受这样的生活的。——年轻的魅魔心里这么嘀咕。

  “哈哈,确实。自从我的地精仆人十几年前回老家结婚了,之后就一直只能用低级使魔。就算召唤出不死骑士之类的物种,也完全不会帮我收拾书房啊。”伟大的黑魔法师毫无自觉的哈哈笑着,一手撑着下巴望着清光。“…只有加州能做得很好啊。所以以后一直交给你也没问题吧?”

  “只是让我负责家务方面吗?”清光不满的微微噘嘴,纤细的身体跪坐在三日月腿边。虽然是这么说着,他身后的尾巴已经按耐不住的微微翘起来。

  “和老人家恋爱可是很无趣的。加州不介意的话……”三日月摘下水晶镜片在掌心里微微摩挲了一下,镜片便化成一个弯月形状的耳饰。“这个就暂时作为契约物吧。”

  他把耳饰放在清光手心,抬头看到他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么高兴吗?”

  清光一边把自己耳垂上的耳夹取下来,一边带着止不住的灿烂笑容理所当然的回答:“那当然啦,告白成功了嘛。唔虽然没有什么预想的浪漫的展开……合适吗?”

  他指着耳垂下摇晃的水晶月亮面带期待望着三日月。

  “比我预想的还要适合你。”三日月微笑着如此回答。

  看着清光脸上露出纯粹开心的笑容,三日月忍不住伸手抚摸上他红润的脸蛋:“加州。”

  “嗯……?!”感觉到微凉的手掀开自己的衣摆贴上自己腹部的肌肤,清光吓得尾巴一瞬间伸得笔直。“三、三日月殿下?!”

  “不是应该订契约了吗?我没记错的话,是要用到这个吧。”三日月一脸波澜不惊的说着,仿佛只是在提议今天晚餐的食材。

   修长的手指几下动作,清光的裤带也从腰间落下来,宽松的裤子滑落到胯间,稍微露出黑色绑带的低腰内裤。小魅魔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红着脸颊看着三日月的手抚摸上他小腹以下某处以上的那块肌肤——伴随着他的触碰,一个黑色的魔法咒文浮现出来。那是每一个魅魔独有的印记。清光的咒文纹样就像是荆棘缠绕的蔷薇花,绽放在小腹白皙紧绷的肌肤上。

  “……很漂亮的图案,加州。”就算是三日月宗近,此刻也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他用指尖细致的描画过华丽的纹路,直到半跪在身上的小魅魔发出难耐的轻喘。

  “唔、嗯……”柔软而隐忍的鼻音像腻人的蜜糖滴落一般耐人寻味。勾人的涟漪一点一点的在黑魔法师的心里蔓延开。


【TBC】


◇◆◇◆◇◆


下半部分的肉肉还在炖www

大概这几天能写好(flag(。)

评论 ( 19 )
热度 ( 70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