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ALL清】江湖有毒(一)

  本系列:

◇武侠PARO

  并不是什么正经武侠,瞎开的脑洞,欢乐恶搞风

◇超不正经预警,请不要试图在本篇寻找正常刀。

◇也没有正常人。

◇CP方面照例的ALL清(づ ̄ 3 ̄)づ


OK请往下↓↓


◇◆◇◆◇◆


  “在下加州清光,江湖人称轻灵飘逸帅气可爱极难上手临水一枝花玉面血手红狐狸——”大和守安定手里拿着纸照着念了一长串下来:“怎么样,昨晚熬夜给你想的名号!听起来就很厉害吧!”

  “……什么什么帅气可爱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加州清光懒洋洋的靠在软榻上涂着蔻丹,明显只听进去了自己愿意接受的部分。

  “是轻灵飘逸帅气可爱极难上手临水一枝花玉面血手红狐狸。”安定十分有耐心的又重复一遍,然后反应过来气呼呼道:“……你有在听吗?!”

  “唔,要听真话吗?”红瞳的少年悠哉的一歪头:“——除了帅气可爱以外的词都是多余的。说到底临水一枝花是个啥?”

  “那不是你的迷妹迷弟们给你起的吗?”安定一副很理所当然的表情:“作为偶像本人却不知道也太奇怪了吧?”

  “我可不会承认这么羞耻的称呼……”清光哼了一声颇傲娇的扭过头去。

  耐心的等着手上的蔻丹晾干,清光满意的带上自己吃饭的家伙,一脚踏上窗棂翻了出去:“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我第一次接到这么大的单子,可要好好完成才是!”

  楼下早就蹲着等了将近两个时辰的小迷妹迷弟们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短打,颈上围着红围巾的少年身影从窗口跃了下来,立刻激动地站起来,纷纷举高了手里的鲜花鲜果回锅肉小笼包(?

  “清光大人!清光大人一路平安!清光大人么么哒!”

  “清光大人请吃点东西再去吧!”

  “清光大人……”

  众人只觉得头顶一阵微风拂过,连一旁轻软的柳枝都未曾被惊动,少年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几尺开外,回头对他们抛了个飞吻:“谢谢大家~不用送啦——”

  转身把嘴里的两块儿回锅肉咽下去,清光又顺手把小笼包用油纸包好了揣在怀里。隐约间好像听到那边人群里发出:“啊啊啊我拿到清光大人的饭撒啦!!”诸如此类的尖叫。


  说来奇怪,这一次的任务是让他去偷一个人。

  “三日月宗近,获得天下五剑称号的高手之一,他的绝招‘哈哈哈爷爷我认真起来了’刀法目前江湖上无人能敌。”

  “……这个绝招名字是否太随意了一点?”当初听安定读出任务内容的时候清光还这么吐槽了一句。

  “呃,可能……高手起名字都比较随意吧。”


  手里捏着三日月宗近的画像,清光来到三条镇上,据线人说三日月宗近最近就出现在这里。清光换上准备好的寻常衣服,悠闲的逛起街来。

  手上的迷烟好像快要用完了,他打算去药店补一点原料,行动之前再重新做几根备用。

  他前脚刚踏进药店,敏锐的目光立刻看到了角落里一个正摸人钱袋的小毛贼——被偷的那位一身上等料子的深蓝色锦袍搭着金色腰封,一看便是迟钝的冤大头。清光啧了一声,上前用手肘怼了怼那位小毛贼:“哟,眼光不错嘛。”

  结果那人吓得扔下钱袋就跑了。

  “……这心理素质还出来偷?”忍不住嗤笑一声,清光捡起那个钱袋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这位兄台,你钱袋掉了。”

  “……哦呀,这可真是。”男人回过头,面容极其俊美的面容上挂着看起来就很好骗的笑容。“十分感谢这位小兄弟。若是这次又弄丢钱袋,少不得又要被家里账房先生念叨了。”

  “咳,举手之劳罢了,这边向来人多手杂,兄台下回小心点便是。”清光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那男子却一拱手问道:“敢问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我、做好事不留名……”清光愣了愣,随后连珠炮似的回答:“在下正是江湖人称轻灵飘逸帅气可爱极难上手临水一枝花玉面血手红狐狸。”

  “……”男子明显愣了一下。“临水一枝花,小兄弟可是加州清光?”

  “……”这下轮到清光沉默了,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像被之前咽下去的回锅肉糊住了。半晌才艰难的开口问:“……你,你如何得知……”

  好羞耻、这名字太羞耻了!!

  回去就让后援会的把这个称呼给改了!必须改!


  “哈哈哈,镇子上的小孩们常常组团去看你唱歌,我还帮忙写过应援扇呢。”男子十分爽快的笑起来。“既然如此有缘,能否邀加州大人到府上做客?也算是一尽地主之谊吧。”

  “呃……好说好说,我此行其实是来找一个人……”清光踌躇了一会打算开口打听一下,目光却凝在男子脸上。

  “嗯,刚刚还未请教您大名——”清光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把怀里的画像往怀里收了收。

  “唔,真是失礼了。在下正是三条家家主,三日月宗近。”

  男人方才显得十分天然的笑容,此刻落在清光眼里仿佛也不那么无辜好骗了。


  结果连原本要买的东西都没买到,清光就莫名其妙的被三日月宗近拐到府上去了。

  算、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懊恼的这么想着,清光只能暂时放弃原本的计划。

  毕竟住在别人家里还要对家主下手,听起来着实难度太高。

  他跟着三日月宗近在街上左看看右转转,踩着增高鞋的脚后跟都有些酸痛了,看三日月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也不好意思搅了人家的好兴致。

  “三日月大人,平日不常来市集吗?”

  “哎呀,因为平时出来采买一般都是今剑和岩融一起来的,今天今剑正好说有事出去了,就只能打发我这个老头子来买点必需品。”三日月笑哈哈的:“我出门总是会丢钱袋,次数多了石切丸就不让我再来了。”

  ……是我我也不会让你来啊,这已经不是败家,简直是上街做慈善了吧。

  清光忍不住腹诽。

  “好在今天遇到加州大人,否则以后我也都不好意思再提出来逛的事情了。”

  两人一面闲聊着一面来到三条府门口,也没有看门的仆从,三日月只轻轻一推,那看起来少说百来多斤的门便轻飘飘的开了。

  甫一进门,便听得一个无比熟悉的清亮的少年声音兴奋的道:“岩融我跟你说,今天清光大人吃了我带去的回锅肉!!啊啊啊!我超开心!他还给我们抛了飞吻——”

  “不枉我跟着小姐姐们蹲了两个半时辰!”


  清光的脚步一顿,差点就想马上转身一个百米冲刺跑掉。

  ……怎么我后援会会长也是你们三条家的?!是否太巧了点?!


  可惜被小姐姐们爱称作“小天狗”的今剑一眼便捕捉到自家爱抖露的身影,激动的小脸通红的跑了过来:“清、清光大人——!诶,清光大人怎么会和三日月大人一起回来……难道下次演唱会要到三条镇来举办吗~!”

  少年的眼睛亮晶晶的充满期待的望着他,清光一时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能露出有一丝僵硬的笑容道:“嗯……我还在考虑,所以今天特地来看看这里适不适合的。”

  “诶、这种事情直接吩咐我们后援会的做就好啦!”个子小小的后援会会长豪迈的拍了拍胸口:“那清光大人在镇上的期间,就让我为您安排食宿游乐吧——保证让您满意哦!”

  “那就拜托今剑了?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的真名呢。”清光露出笑容,弯腰摸了摸今剑的头顶:“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谢谢。”

  小少年一下红了脸——从脖子一直红到头顶的程度,露出激动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好、好幸福啊、被清光大人摸头了……”


  “哈哈哈,好了好了,先让加州大人进去坐下再说吧。”身材高大的岩融走过来把陷入迷弟状态的今剑一把抱到自己肩膀上,对清光微微一拱手:“在下岩融,是三条家的护院,平时也负责今剑小少爷的安全。”

  “幸会幸会。”清光也回了一礼,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会客厅。厅里正好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对坐着下棋喝茶,看到他们走进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连忙站起身自我介绍。

  着黄衣的那位是家主的弟弟小狐丸,绿衣那位便是之前三日月提到的账房先生石切丸。

  “幸会……”清光抬起手行了礼,刚想开口,旁边三日月却忽然抢白道:

  “这位便是江湖人称轻灵飘逸帅气可爱极难上手临水一枝花玉面血手红狐狸的加州清光大人了。”

  众人:……

  “嗯嗯!就是我房间里贴了很多张画像的那个轻灵飘逸帅气可爱极难上手临水一枝花玉面血手红狐狸哦!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今剑坐在岩融肩上,也兴奋的跟着掺和。 

  ……你们一个两个都背的那么熟是想怎样?!


  都见过礼之后,由看起来比较靠谱体贴的石切丸领着清光去为他安排的厢房,他领着清光走在回廊上,一边还为他简单说明了一下府内的布局。

  “……三日月大人的房间就在您隔壁,您对门是今剑少爷和岩融的房间。”石切丸为他打开房间门,温和的一躬身:“若是缺了什么让门口的仆人通报我就好,希望您能在蔽府过得愉快。”


  是夜,清光躺在软乎乎的床榻上盯着帐顶发了一会儿呆。

  要跟三日月坦白吗?看着他似乎脾气很好的样子,对方的要求也只是毫发无伤的把人带到……不过若是之后要加害他怎么办?

  他压根没发觉到自己根本没办法把一个少说百来斤的大男人悄声无息的直接带走。

  正在他烦恼的时候,房间门被敲响了。

  “加州大人,您还未休息吧?”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清光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正是三日月宗近。穿着……呃,穿着最近老年人里流行的纯棉秋衣秋裤。虽然非常非常舒适,但是……很土。

  虽然三日月外面多披了一件缎面羽织,可还是很土!从颜色到款式都让清光无法接受。

  要说清光为什么会对老年人用品这么了解,那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上次跟着自己一批粉丝礼物从驿站送过来的东西里面就混了一套这个(还是枣红色带暗花的),虽然面料非常高级,摸起来也很舒服……但是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穿上。最后还是冲田总司笑呵呵的说这个睡衣穿起来非常舒服然后拿走了。

  想到这里他狐疑的看了一眼三日月身上穿的这套深蓝色的睡衣,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是不是和自己拿到那套是同款——于是清光很快放弃了,反正对于这样毫不可爱的款他是不会花费时间去记住的。

  把这位家主大人请进自己房间,清光看着仆人送上来的夜宵陷入了心理挣扎之中。

  今天在晚餐吃的已经、太多了……晚上再吃甜的,会……

  但是这个团子做的真的好精致好可爱!想吃!

  不行,今天吃一口明天长十斤,下个月的演唱会还得穿紧身的呢……

  心里的一万只小清光在咆哮着想吃甜食,清光心念电转之间终于忍不住拿起小竹签朝小巧的豆沙团子戳下去——


  “加州大人,打算何时动身去大阪城?”三日月宗近笑眯眯的,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么一句。

  清光手里的团子叭一下掉到了地上,滚了几下沾了一身灰——一瞬间他只感觉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这次交任务的地点?!


TBC>>

◇◆◇◆◇◆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拍桌)

欢迎小天使们多多留言交流!看我诚挚的眼神!看在我打了鸡血开脑洞的份上……(土下座

评论 ( 19 )
热度 ( 84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