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ALL清武侠paro】江湖有毒(二)

本篇:

◇一如既往地瞎搞乱来

◇全都是水分的过渡章,根本没有笑点

◇我最近真的总喜欢让粟田口小短裤们出场。

OK请往下↓↓↓


◆◇◆◇◆◇


  上回说到这三日月宗近半夜拜访,却是一语道破加州清光此行的真正目的——

  “加州大人,打算何时动身去大阪城?”

  清光身为爱抖露的素质当然也不是盖的,在一时惊诧之后他瞬间切换天衣无缝的装傻微笑,打算直接蒙混过关:“嗯,我的确有下次演唱会去大阪城办的打算——三日月大人对于场地有什么好建议?”

  “唔,我在大阪城有位好友,加州大人若是有意我可以替你和他提上一提。”三日月笑眯眯的,又仿佛真的是来找他闲聊的了。

  ——如果不是他忽然从羽织内袋里摸出那张写着任务内容的画像的话。


  ……?!清光一惊之下下意识的往自己怀里一摸,却发现自己那张还好好的藏在衣襟内袋里。但只是这一个动作,就足以让三日月确认他表面上所说的只是一个借口。

  “加州大人还请不用慌张,我明白你所做都是受人所托。”三日月唇角露出安抚的笑容,“……说来惭愧,这只是我的友人与我开的一个恶劣的小玩笑罢了。”

  “……诶?”本来都心脏狂跳将手按上迷烟管的清光一愣,手又收了回来。“三日月大人此话怎讲?”

  “加州大人所收到的委托,大概来自皇城里那位鹤丸国永大人。”三日月一副无奈的表情:“他得知我近期要去大阪城粟田口家拜访,我本想拜托他替我安排护卫,没想到他竟用这种方法……真是给加州大人添麻烦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也不会多做伪装。若是委托人白衣白发,金色眼眸,身上佩有鹤纹饰物,那八九不离十便是他了。”

  清光回想起来,那位委托人的确是一身白衣,斗笠下一头银白色发丝,身上的斗篷扣的确也带有鹤纹。

  再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提到过自己从皇城过来,而且千叮咛万嘱咐路上不能把人伤到了,否则自己还要支付违约金。


  这尼玛不是坑爹吗?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摔!

  清光泄愤似的拿竹签戳着剩下的甜团子往嘴里塞,反应过来停手的时候,面前盘子里已经不剩几个团子了。

  完了,明天怕是要发胖——清光脸一黑。

  ——果然这笔账还是要记在委托的那家伙头上,他要申请工伤赔偿精神损失!


  “说到底护卫的委托找我们组的别人不就好了……干嘛非要找我这个打架半吊子专精跑路的?”清光托着腮,自暴自弃的吃掉最后几个甜点。

  三日月看着他气呼呼往嘴里塞点心的模样格外的有趣,鼓起来的腮帮子像某种啮齿小动物……

  “因为想让加州大人带我去夜空啊。”[注]

  “?????”面对这种爆炸性迷弟发言,清光差点没被一口团子噎死。


  “三、三日月大人、您……您别跟今剑学,学这些、好吗……”用力拍了拍自己胸口,清光端起茶杯猛灌一口茶水,这才好歹缓过来,战战兢兢的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主大人提出建议。

  “哈哈哈,很夸张吗?我看平时他们天天喊着这个。”三日月毫无自觉的哈哈笑。“不过说起加州大人的轻功,的确是无人在您之上嘛。”

  “让您见笑了。”清光松了一口气,多喝了两口茶水,这才总算把喉咙里的团子咽下去:“既然这样,我还是跟着您的计划走就是了,您打算何时出发呢。”

  “三天后吧,只有我们两人。”三日月笑了笑,也慢悠悠的端起茶杯:“这样也没那么引人注目。”

  两人大概商定了三天后出发的一些细节,三日月这才起身离开。临走之前想起来似的回头问了一句:“之前我托今剑那孩子给您送的衣服,您还喜欢吗?”

  ……还真是你送的啊?!

  清光揉揉撑得慌的肚子,一个小饱嗝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呃,那个我……很喜欢,谢谢三日月大人。”

  总不能回答我师父他很喜欢,穿着也挺适合的吧?!——清光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痛的良心,尴尬的笑着关上了房门。

  “哈哈哈,甚好甚好。”好在三日月不疑有他,优哉游哉的漫步回房去了。


  清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个多时辰终于进入梦乡,前半夜梦到自己长了三层小肚子,后半夜梦到三日月拿着一套中老年纯棉秋衣一边扒他衣服非要他穿上——

  “——!!!”

  从噩梦中惊醒,清光下意识的的一摸肚子:还好,人鱼线还在,腹肌也没少两块——就是摸起来软了点儿。

  一看外边这才晨光熹微,可内心警钟长鸣的清光有赖床的心也没赖床的胆了,一个翻身下床洗漱,然后打着呵欠在院子里练仰卧起坐。

  大概过了一炷香时间,看到岩融来叫今剑起床,催促他赶快用过早饭去书房等教书先生来给他上课。

  本来还想赖在被窝里偷看自家爱抖露锻炼的今剑咬着包子垂头丧气的从清光面前经过,接收到清光给他的眨眼福利之后才元气满满的跑开了。

  又过了约摸半柱香,小狐丸也穿着短打来院子里练习剑法。清光偷摸看了看他那结实的八块腹肌,下意识的的咽了口水:自己啥时候也能练到这程度啊……


  “加州大人?”小狐丸感觉到来自少年炽热的视线,带着笑容礼貌的询问。“可有什么事吗?”

  “呃、没、没有。只是在想小狐丸大人的身材真好啊……”偷偷视奸还被发现了,清光干笑着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加州大人的也不差啊。”小狐丸的视线不着痕迹的在他腰间一扫:“不过……”

  “不过?……?!小、小狐丸大人?!”

  正做着仰卧起坐,忽然被小狐丸打横抱起来,清光惊诧的睁大了眼:“您、您这是——”

  “比起上回演唱会时是否重了些许呢?”小狐丸的脸上挂着优雅得体的笑容,然而说出的话却是让清光很不想接受:“看来下次还是不要帮今剑做回锅肉了。您觉得呢?”

  “没、没那么夸张吧最多重了三斤——”不甘心的解释着,清光甚至忘了先从小狐丸怀里挣脱出来。

  “再继续下去,下回您从台上摔下来我可就抱不住了。”小狐丸同样深邃的红瞳看着怀里少年通红的脸颊,忍不住如此调侃道。

  “——??!”上回演唱会?“啊、你是那时候坐在今剑旁边的——”

  清光简直目瞪口呆,你们三条家很能耐啊!很深藏不露啊!


  “啊——小狐丸好狡猾!我也要抱抱清光大人!”今剑气呼呼到破音的大喊着从书房冲出来:“吃独食是要被开除VIP会员资格的!”

  ……等等你们啥时候还分VIP了我怎么不知道?


   三天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很快今剑就要同他心爱的爱抖露挥泪告别了。

   “清光大人您放心吧,下回的爱心便当一定会做到荤素结合健康饮食,绝对不会再破坏您的节食计划!顺便我已经把小狐丸的荣誉VIP取消了!”

  呃……自己贪嘴的锅让人家背是不是不太好?清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没关系,是我自己没抵抗住诱惑。也没必要这样吧……?”

  今剑难得正色道:“不行,像这种私底下身体接触爱抖露的行为会里是明令禁止的!不能因为小狐丸是荣誉会员就开特殊通道放行!”

  一边嘴上这么说着,小天狗却低下头委屈的嘟囔:“我、我也想公主抱清光大人……”

  清光忍俊不禁,弯腰摸了摸今剑的头:“等你再长高一点,力气再大一点就好啦,所以每天都要好好吃饭,不可以挑食哦。”

  虽然他很想说等我再瘦一点……但是这种Flag他实在是不敢立啊。


  连续的几天阴雨过去,今日天气格外晴好,还未正午,阳光就兜头晒得人头皮发热。两人策马在官道上约摸行了两三个时辰,随身带的水早已喝完了,正渴得嗓子冒烟,正巧在临近城郊的小镇口看到了一个茶摊。

  茶摊本身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摊子,吸引清光的是摊子前面摆着的小食。

  鹅黄色的花芯,雪白的花瓣,裹上蛋液炸过之后仍然是漂亮的花形,一朵朵码在盘子里。漂亮得让人心痒痒,炸物微微的焦香味也勾得他食指大动。

  见小馋猫走不动了,三日月也吁一声勒停了望月,十分善解人意的笑道:“此乃本地特有的小吃,炸鸡蛋花,加州大人若是好奇可以在这稍作歇息尝一尝。”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清光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两人栓好马在摊子上坐下,茶摊上热情的小姑娘立刻上来招呼道:“两位小哥哥要用点什么茶?今天第二壶半价哟~”

  点了两碟炸鸡蛋花和一壶龙井,清光执筷却很是踌躇了一会。

  虽然是油炸的、但是本质上还是素的……应该、没关系吧?

  如此这般安慰着自己,清光放下心中的罪恶感大快朵颐起来,鼓着腮嘴里咔嚓咔嚓嚼得欢。


  “小哥哥今晚这是要在镇里宿下呀?”看茶摊的小姑娘生得可水灵,扎着双丫髻,水蓝色的眼眸灵动的转,凑上来给清光添了好几次茶。“咱们镇上正办花灯会,可热闹了。”  

  “花灯会?”清光好奇的眨眨眼:“这么巧,那可要好好看看。”

  “据说为了聚人气,还特意请了大阪城一个新偶像组合来表演呢,叫什么AWT48……”

  ……听、听名字好像很洋气的样子。


  吃饱喝足,两人骑着马慢慢晃悠进了镇里条件最好的客栈。

  结果客栈老板娘笑眯眯的,手里的算盘打得噼啪做响:“哎呀两位~您看这,这几天都是花灯会,这上房……可就剩一间了,您俩位就一块凑合着住住?”

  “唔,我是没意见。”清光歪头看了看笑眯眯的三日月:“三日月大人,您还想去别家问问吗?”

  “今天路上劳累了一天,也没必要再折腾了,一间便一间吧。”三日月面上波澜不惊的,也看不出是不是有意见。

  两人到房里才安顿好,便听得窗外一阵喧闹。清光疑惑的推开窗,发现是几个小少年在屋檐上踩着轻功挂灯笼。

  “哎呀!”

  其中趴在他们这边屋檐上的小男孩被忽然推开窗的清光吓了一跳,手里的一串灯笼落下来,清光刚好一伸手便帮他捞了回来。

  “我帮你挂吧,要挂在哪?”看着小孩儿眼睛亮晶晶的望着自己,清光拎起灯笼翻出窗外——从这一边的屋檐一直拉到对面楼的屋檐上,清光身轻如燕的在檐上落下,软靴轻轻一点翻了个身,衣袂纷飞之间一长串花灯笼便晃悠悠的挂在了两个楼之间。

  “大哥哥真厉害啊——”旁边围观的几个小孩儿都睁大眼睛激动的拍起手来:“我也要大哥哥帮我挂——”

  小家伙们一下全都围上来,清光无奈只能一个个接过来,在屋檐间踩着轻功飞来飞去,让小毛头们坐在安全的地方给自己鼓掌加油。


  一开始让他帮忙的那个小少年坐在窗棂上笑盈盈的望着清光的身影:“加州大人,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三日月表情冷淡的坐在桌边,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显然并不是很想见到这些小客人。

  “粟田口家的乱和前田…你们出现在这,又是什么意图呢?”

  “三日月殿下真是说笑了,我们自然是到镇上表演的。”前田藤四郎露出无害的笑容,注视着清光身影的眼神却又仿佛意有所指:“……顺便采一朵蔷薇回去送给一期哥。”

  “既然您今天认出了乱,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加州大人呢?” 察觉到被称作天下五剑之一的男人眼神忽然锐利起来,小少年跨出窗外站在屋檐的青瓦上,轻轻笑了一声:“看来您也另有打算?”

  说完这句话,看出三日月并没有要回答的打算,前田藤四郎便匆忙和其他少年一同四散开来,没一会小小的身影们便如同灵活的小雀儿般消失在层层叠叠的屋檐之间。


TBC>>

◇◆◇◆◇◆


[注]梗来自刀音加州清光角色曲《解不开的魔法》撩妹独白

担心玩梗玩太high有妹儿看不懂,特地标注一下(;´д`)ゞ

AWT48来抢人咯——(揍

另外我居然给了小狐丸公主抱福利啧啧啧


评论 ( 21 )
热度 ( 71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