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ALL清武侠paro】江湖有毒(三)

  本篇:


◇AWT48大活跃!

◇爷爷惨遭双面间谍嘻嘻嘻

◇好像不剩多少搞笑元素了

◇信息量也许??有点大??


OK请往下↓↓↓


◆◇◆◇◆◇



  小小一个镇子,花灯节却是异常的热闹,据说是因为周围村庄的人都会赶来参加的缘故,摩肩接踵的人群让本就不宽的道路显得更加拥挤。清光和三日月沐浴过后跟随着人群走向镇子中心的大戏台——一会儿表演就会在那儿进行。

  “呜哇,人还真是意想不到的多……”排在桂花糕铺子的队尾,清光探头看了看舞台四周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许多人了。

  ——其中也不乏成群结队拿着应援扇和鲜花的小姐姐们。

  啊哈哈,这场景似曾相识啊。清光干笑一声,把新鲜出炉的桂花糕回身递了一块给若有所思盯着舞台方向的三日月。

  “三日月大人要尝尝吗?”

  “唔,多谢加州大人。”男人没有伸手接,而是微一弯腰凑近他,就着他的手把竹签上的甜糕吃了下去,鬓边一绺略长的发轻轻扫过清光脸颊,带起一丝暧昧的瘙痒。

  凑、凑太近了吧——

  仿佛此时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男人的颜值非常高,清光的在清楚的看到他眼中浅浅的笑意时止不住的脸颊发热起来。

  说到底是因为这个人总是一副老年人悠哉悠哉清心寡欲的模样,才让人放松警惕,没想到忽然撩起人来这么要命。——最气人的是撩完之后还一副毫无自觉的样子。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人头攒动的舞台方向忽然喧闹起来,远远的传来了乐器拨弦的声音。

  “啊,演出好像快开始了,去看看吧。”有些感兴趣的踮脚看了看,清光跟随着人潮抬腿就要走,却被三日月一把拉住手腕:“人多走散了就不好了,我们往那边抄近路吧。”

  说着指了指在商业街后方,贯穿镇子的那条小河流。

  两人穿过小巷走到河边,平日总有人在这纳凉,现在却仅有风拂过水面那几盏孤零零的河灯。清光由着三日月拉着他的手走在河边,直觉的感到他今天有些不太对劲。

  “那个、三日月大人……?”

  “加州大人,要放这个吗?”三日月回过身看他,却是不知从哪变戏法似的掏出来两只花灯。“趁现在人还少,一会演出结束之后人就会多了吧。”

  “什么啊,原来特地把我拉过来是要放这个?”清光对做得十分精致的花灯很感兴趣,接过来左右看了看:“这个做得好可爱——是要先点上吧?”

  三日月往袖子里摸了摸,露出歉意的笑容:“火折子好像落在客栈了啊,哈哈。”

  ……为什么我刚才还觉得他很靠谱?

  清光叹了口气:“看我的吧。”

  少年翻过河畔的护栏,踩着轻功飞向河面,靴子在河心初绽的睡莲上轻轻一点,层层漾开的涟漪将映出的月与灯都打碎了,化为细碎流光铺撒在原本宁静的水面上——清光朝离自己最近的那盏河灯伸出手去轻轻一捞,同时脚在另一盏灯上借力,行云流水一般旋身捧着河灯又落回岸边。

  “加州大人好身法。”三日月站在岸边笑盈盈的看他,眼底的弯月比起天上那一轮也不遑多让。“如此出尘绝艳的轻功,世间怕是无人能及了。”

  “那是自然,别的功夫或许不够精通,轻功我可是绝不会落下的。”有些小得意的摸了摸鼻尖,清光把那盏河灯的蜡烛取出来点燃了三日月手上的两个花灯灯芯,然后又将那盏灯重新放回水里。

  “好啦好啦,要许愿了——”满意的捧着自己的花灯,清光闭上眼睛专心的思考起来。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三日月已经弯下腰把手里的月牙灯放进了水里。

  “三日月大人许了什么愿望?”

  “嗯……”看着两盏灯顺着水流慢慢漂走,三日月浅笑道:“希望加州大人的演唱会越办越好,以后能到皇城去演出吧。”

  “诶、诶?!”清光压根没想到他会把愿望用在自己身上,睁大眼愣了好一会儿才欲盖弥彰似的扭头:“不过说出来不就不灵验了吗?”

  “哈哈哈,没关系啊。”三日月用一如既往悠哉的语气笑着:“若是愿望不由自己亲手实现,就没意义了吧。”

  “所以我会亲手实现它的。”


  “说、说得轻巧啊。”并不想承认自己被撩到心跳加速,清光为了掩饰脸上的红晕,转过身向前继续走去。“皇城可不是说去就能去的。”

  “那么下一步就先把大阪城订做目标吧。”笑着跟在他身后,三日月的手却忽然按上了腰间的佩刀。

  走在前面的清光也停了脚步,下意识的的向后退了两步。

  两人面前和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两个身着夜行衣的少年,身形相仿,却是一个银发一个黑发。

  “粟田口家黑白双煞。”清光刚想开口询问,身后三日月便低声一语道破两位不速之客的名号。一边却还轻松得仿佛话家常似的扬声对两个少年道:“就算是一期一振要迎客,也不必如此周到吧,这儿离大阪城可还有两日路程呢。”

  “三日月大人说笑了,此事只是我们几个做弟弟的私自拿的主意罢了。”黑发的少年面上带笑,“并非有为难您的意思……只是想请加州大人随我们先行一步回大阪城。”

  “‘那位大人’是否也太心急了?”三日月手轻按着刀柄,不紧不慢的与两个少年周旋:“当初定好待我去大阪城后再行商议,怎地现在让你们忽然发难。”

  “如此两面三刀,怕是不太厚道吧?”

  清光正听得一头雾水,忽然感到手心微痒,仔细一分辨,是三日月借着振袖遮掩在他手心写下几个字。

  ——“跑,南长亭有接应。”

  清光会意,顺手勾了勾他手指示意了解,继续若无其事的警戒自己面前这个银白短发,不发一语的少年刺客。

  银发少年和黑发少年截然不同,一言不发的站在那儿,仿佛下一刻就要悄无声息融进夜色中,颜色深沉的眼眸平静无波的注视着清光,清光却奇异的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什么危险的气息。

  “既然您不愿配合,那便恕我们小辈无礼了。”黑发少年听得他嘲讽话语,终于按耐不住的抽刀指向三日月。“还请您不吝赐教。”

  与此同时清光面前的银发少年也抽出佩刀朝他袭来。清光微一侧身躲过,却发现他事实上是冲着身后的三日月而去,仿佛毫不在意自己似的就这么把他晾在了一边。

  清光尽管心下疑惑,可还是依着和三日月约好的直接运起轻功脱离战局——他到现在还没想清楚为何一开始说好的给三日月当护卫,这些刺客却似乎一个两个都是冲着自己而来。

  三日月到底都瞒着他什么?——尽管他此时非常想揪着三日月的领子好好问个清楚,却也只能先压下一肚子的疑问按着他的安排走。


  “所以说你们这些大家族就是爱搞事……?!”

  一句抱怨话音未落,便又陡生变数。

  “夜安呀,清光大人~♡”

  仅仅隔着三尺的房顶上,站着手握小巧短刀,身形纤弱的少女。微凉的夜风扬起她层层叠叠的轻薄纱裙,月色下恍若绽开的白莲——虽然此时此景,即便是平日喜欢精致可爱事物的清光也无心欣赏。

  “你是——”原本只是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辨认,清光却感觉脖子后面汗毛都要竖起来:“今天城外那个茶摊的?!”

  “难得清光大人还记得我,真是好开心啊♡”少女轻轻笑了起来:“我叫乱藤四郎,是来接您的哦。”

  “呀……虽然被可爱的女孩子追是挺开心的,不过这样的状况恐怕不太适合约会吧——”清光轻笑一声,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抱歉,这样的邀约我是不能答应的,小姐姐还是先去问问我的经纪人再说吧。”

  见对方半晌没有什么动作,清光眉头微蹙,一扭头向街对面的房檐飞过去。


  “清光大人可别弄错啦~”耳边响起少女轻软带笑的声音,惊愕之下清光发现她竟是和自己同样踩着灯笼轻盈的跟了上来:“虽然我很可爱,不过——”

  少女露出明媚娇俏的笑容,一把扣住清光的手腕:“我可是男孩子呀,可别小看我喔♡”

  “——?!”

  被少女——现在应该说是少年,忽然用力拉了一把,清光一个重心不稳便被他拽着按倒在屋顶上,背后被翻起的瓦片硌得生疼,清光怀疑自己背上都要多出好几块淤青。

  不过此时他可无暇再顾及这个,因为乱藤四郎手中那精巧的短刀正按在他脖颈处,锋利刀刃反射着寒冷的月光。只要这小刺客略一手抖便能在他脖子上开个口子。

  “嘘,清光大人别乱动哦,我可不想伤到您♡”少年跨坐在他身上,低头望着他眨了眨漂亮的蓝色眼睛。“乖乖和我回家吧♡”

  “等、等下……所以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抓我?”

  小心翼翼的避免碰到刀刃,清光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诶,这个告诉清光大人应该也没事吧……”少年歪头思索了一下,“不过三日月大人没和您说过吗?诶呀♡”看到清光明显变了的表情,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唔,其实就是——”

  接下来的话语戛然而止,毫无征兆的,乱藤四郎忽然倒在了清光身上,手中的短刀也当啷一声滑落下来。


   “……?!”看清解救自己的人之后,清光简直想跳起来先给他一巴掌。“你是——”

  “哦呀,是我是我。怎么样,有没有吓一跳?”来人摘下在夜晚显得格外显眼的白色兜帽,浅金色的眼中映出清光目瞪口呆的脸,他笑着上前把清光拉起来,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新研究的这个吹针还挺管用的——不过也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我们赶快先走吧。”

  “等、三日月大人说的接应人就是您吗?!”清光喘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先甩开他的手,眼神里的警惕不言而明。“……我需要一个能信任您的理由。”

  “三日月让我在南边长亭等你,我半天没等到,就想着来看看,没想到刚好赶上。”男人无奈的摊手,“对待救命恩人这个态度不太好吧,加州。”

  看来他便是那位委托人、也正是三日月口中热爱捉弄人的友人鹤丸国永了。  

  “算了、先走吧。”清光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身,“我们是去长亭等三日月大人——?”

  身体忽然不受控制的一软,清光用手勉强支撑起忽然绵软的身体惊疑的看向鹤丸国永,却发现对方也是同样受了惊吓的表情看着他身后——


  “呼,总算是赶上了。”

  从暗处走出来的人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鼻梁上架着医师专用的单片眼镜,虽是少年身形,神情却显得稳重成熟——他不紧不慢地将手中放倒清光的小竹管收起来,彬彬有礼的向两人作了一揖。

  “在下药研藤四郎。见过加州大人,鹤丸大人。”


  “啧,真是大意了啊,没想到连药研也来了……还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摆了摆手,将手放在清光肩头:“看来你们家那位大人这回是势在必得了?”

  “承您吉言。”药研藤四郎不冷不热的答道。“若是鹤丸大人肯行个方便,我家大人不会忘了您的恩情。”

  清光半跪坐在那儿听着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自己当作商品似的讨价还价,简直要气的背过气去。

  三日月你这都交的什么朋友——这不是坑人吗!

  

  结果不出所料,鹤丸国永也只是递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后戴上兜帽转身一跃,雪白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清光咬牙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后悔刚才一见面怎么就没真给他一巴掌。


  “加州大人,多有得罪了。”药研藤四郎这么说着,面对着炸毛的清光耐心的解释着:“回去之后我会跟您解释清楚,现在只能先委屈您了。”说着弯腰在他身上点了几个穴位,他便连撑也撑不住的倒进了药研怀里,与此同时清光只觉得后颈传来细微的刺痛感,随后突如其来的困倦便将他包围。

  在失去意识之前,迟钝的感官最后感知到的是药研藤四郎怀里淡淡的草药香气和夜空中那弯明亮的、恍若在某人眼中见过的下弦月。



TBC >>

◆◇◆◇◆◇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拍桌)

  有奖竞猜爷爷的隐藏身份。猜中可以点你想看的清光中心cp小彩蛋💐ヾ(´∀`。ヾ)笔芯~

(根本什么线索都没有吧(殴


没人想看的)OOC小剧场:

  爷:(唱)我有许多小秘密~小秘密~就不告诉你~

  清光:(怒)爱讲不讲,我要跳槽去AWT48站C位了,不带你去夜空了!


评论 ( 33 )
热度 ( 75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