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药一期】于枝头绽放

预警:


◆本篇纯车,CP为药研×一期,不喜勿入

◆一如既往是属于蛇精病本丸的OOC,感谢各位观众姥爷不杀之恩

◆药总极化设定,开黄腔有(。  如有不适请自由右上角★

◆腐女婶婶设定,有微三日清元素


OK请刷卡↓↓↓


◆◇◆◇◆◇◆


  药研藤四郎坐在审神者的房间里,面前是看清他手上拿着的小薄本之后忽然扑通一声跪下的审神者。

  “……啊、大将。”药研也被这阵仗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里翻了一半的读物过来扶她。“抱歉,擅自拿来看……”

  “不不不、还请药研君千万别和清光还有三日月说——!!”平日里说话细声细气的审神者看起来已经害羞到快要晕厥了:“拜托了!!”

  “诶,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看了,您那个柜子里放的不都是……”

  “啊啊啊啊药研君什么时候发现的——!!”

  “总、总之大将先冷静……我不会说的。”

  好不容易把作鸵鸟状把头埋进桌子底下的审神者扶起来,药研还贴心的去泡了茶回来。


  “本来只是担心被家里人看到才搬过来放的。”审神者悔恨的咬着指甲,脸颊明显还处于极度的高温中。“应该、只有药研君发现了吧?”

  “大将安心吧,里面的东西没有别人看到过……您不要咬指甲,有细菌的。”露出无奈的表情,药研把茶杯推过去,安抚着不知所措的审神者。 “不如说我一开始发现也吓了一跳……”他在桌子另一边坐下:“原来大将还不知道加州殿下和三日月殿下的关系啊。”

  “没、没有就好……嗯?!!”

  这才松了一口气的审神者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忽然更加讶异的睁大了眼:“真的假的——”

  “嘛啊,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敢告诉您吧,毕竟大将看起来……嗯,不像是这么了解这方面的?”药研镜片后的眼睛流露出玩味的情绪:“不过大将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些这样的爱好也无可厚非。”

  “请、请别顶着未成年人的脸说这样的话,药研君……”审神者捂着脸生无可恋状。“啊,暴露的话,我明天可能会被你哥哥砍死吧……”

  听到审神者提到一期一振的时候,少年模样的付丧神眼神微妙的闪了闪。

  “不过大将,这个,可以借我吗?”药研举起那本没看完的小黄本——审神者甚至还非常细致的包了书皮。“放心,不会被发现的。”

 审神者端着茶杯的手一僵,原本下意识的想拒绝,但犹豫了一会后讷讷的答应了:“可、可以是可以……药研君对这种的感兴趣啊?”

  “唔,只是想学习一下。”药研把本子收在怀里,微微一歪头。“大将之前拿的几本都尺度太大了吧,一开始就从那些开始是不是不太好?”

  “……原来你都看了?!不、不对,你别学这个啊——”一边抱头哀嚎着,审神者脑子里已经出现一期一振拿着刀把自己切块的血腥场面了。

  “大将……你都在脑补些什么啊。”药研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她的头。“我也是可以为自己负责的人了,不会做出让您为难的事的,还请安心吧。”

  

  安抚过受到打击的审神者,药研带着怀里的小本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仿佛自己怀里揣着的是生物学习笔记。

  他看了一眼隔壁房间紧闭的房门,算了算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房间的主人——一期一振才会回来,于是放心的摊开小本子在房间里认真的翻看后面的部分。

  实际上如果不看到本子的内容,只看药研藤四郎的表情,一定会认为他就是在看什么学术性的书籍。

  ——至少刚远征回来的一期一振就是这么被骗了过去。

  “一期哥,欢迎回来。”

  刚好在午休时间远征回来,迎接自己的是贴心的弟弟准备的保温好的午饭和洗澡水,一期一振只觉得感动到眼泪都要下来。

  “一期哥别发呆啦,赶快去洗个澡来吃饭。”药研笑着推了推他:“不然一会凉了又得再热一次。”

  说着又坐回去捧起手上白色封皮的小本子光明正大的翻开:“我就在这等你哦,快点回来。”

  “药研……不去午休吗?”从房间里收拾好衣物再路过的时候,一期一振看着药研一脸认真的看书的样子,忍不住眼神关切的询问自家弟弟。

  “啊,借到一本很有趣的书,所以想好好研究一下呢。”药研嘴角扬起微笑,晃了晃手里的本子。“……一会一期哥回来了一起看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一期一振总觉得自家弟弟话里有话。

  

  其实这样的感觉自从药研极化修行回来后就更加的明显了。

  药研已经不再像自己刚来到本丸的时候那样会粘着自己撒娇玩闹,而是渐渐的主动替他分担照顾更年幼的弟弟们的责任——但是反而有时会感到他在有意无意的疏远自己。

  正是这样似有若无的疏离感让粟田口家的大哥难免有些慌张起来。

  ——难道是青春期吗?

  一期一振头发上搭着毛巾,一路若有所思的走回来,发现房间桌上摆着还冒着热气的午饭,药研的位置上却只剩下他刚才看的白色本子摊开放着,好像是临时有事出去了……

  什么啊,结果反而是自己变得离不开弟弟了。

  发觉自己怅然若失的心情,一期一振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坐下来开始用午饭。

  院子里的樱树是昨天刚开的花,粉嫩嫩一大片瞧着煞是好看,微风一拂便会簌簌的落下许多花瓣来,没一会就在走廊和屋檐上堆积成一小簇一小簇的粉霞。

  ——听主上说现世那边还没到开花的时候,于是她也乐得跑回本丸来大手笔的花小判买了春景趣,给博多气的抱着算盘到她房间去碎碎念了半天。

  难得悠闲的一边神游一边吃着南瓜天妇罗,一期一振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旁边那本大大方方摊开的本子上。

  漫画书吗?药研会看这样的书真是少见……而且他似乎还觉得挺有趣的——

  教养十分良好的青年坚持把碗里的食物都吃完才把碗筷摆放到一边,好奇的把那本罪恶之源拿了起来。

  

  药研藤四郎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房间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家哥哥呆呆的坐在那,脸上泛着可疑的绯红,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刚看完的那本小东西。

  “……一期哥,生气了?”小心翼翼的从背后凑近一期一振,药研甚至能嗅到他发丝间细微的水汽味道和身上浅浅淡淡的香皂味。

  弟弟这样小心的态度反而让一期一振毫无办法,心里那点本就少得可怜的怒气一下就被驱散得一干二净——他甚至还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最近对弟弟的关心太少,才让他选择用这种方式引起自己的注意。

  不得不说作为弟控的一期一振关注的重点完全歪了。


  “……药研。”一期一振深吸一口气,回头用相当心平气和的笑容面对自家弟弟。“虽然处于青春期会有些这样那样的躁动我可以理解,不过用加州殿下作为幻想对象这种事还是——”

  “一期哥可别误会了啊。”意料之外的,药研的态度异常的冷静。少年从背后忽然将自己的哥哥放倒,不知何时变得十分有力的手臂按着一期一振的肩膀,从上方俯视着他睁大的琥珀色双眼。

  “我的幻想对象,从一开始就只有一期哥哦?”

  药研盯着一期一振,用十分认真的表情说出这句话,有些苍白的脸上仿佛还泛起些红晕。

  “我喜欢的、想亲吻的、想做这样那样的事情的,只有你。”


  事实上,还没等一期一振混乱的大脑思考出如何回应,少年急切的吻就已经落在他不知所措半张的唇上。如同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青涩的亲吻却同时将两人的耳根都烧红起来。贴近的身体距离拥抱只差最后一点距离,纠缠在一起的呼吸同时混合了牛奶香皂的甘甜和药草的苦涩,这一瞬间房间里弥漫开的毫无疑问……是春的气息。

  “首先是应该,从亲吻开始的吧……”药研双手捧着一期一振的脸颊,修长的手指裹在黑色手套下,粗粝的布料磨蹭过青年泛红的耳朵。后知后觉的发现药研的手在紧张地微微发抖,一期一振才知道他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冷静自若。

  “先……把门关上。”一期一振艰难的清了清嗓子,终于想起来自己刚才就很在意的事。

  “一期哥,不拒绝吗?”站起身关上门,药研还特地把平时外出会挂的牌子挂在门外。转过身忐忑不安的看着同样脸颊通红的一期一振。

  “那个,其实,药研能向我坦白你的心情,我很高兴……”

  “诶,刚才的可不是什么一时冲动才说出来的,我是认真的在向一期哥告白哦。”少年摘下眼镜放在一边,毫不遮掩的用浅紫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家哥哥。

  “是超过兄弟之情,想要成为恋人的那种喜欢。”歪头稍微思考了一下,药研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所以,意思是不想听自己用哥哥身份做出的回答……吗。一期一振心里叹了口气,第一次为了弟弟情商太高而感到棘手。

  “突然这么问我我也……我也不能就这样草率的回答吧。”青年下意识的正襟危坐,染着红晕的脸上如临大敌似的表情可爱到让药研想要不顾一切的再亲下去:“因为药研是我最重视的——唔?!”

  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付诸行动了。




【以下车车请点↓↓↓】

http://wx1.sinaimg.cn/large/7ab0a228ly1fdzlrxnmcoj20c85ndb29.jpg





  “……一期哥?”庆幸自己及时退出来没有把东西留在自家兄长体内,药研松了口气,从桌上拿来纸巾擦拭一期一振腿间的一片狼藉。一期一振听到他的呼唤,总算把手背从眼睛前拿开,眼角微红的纯情模样让药研呼吸微微一滞,忍不住凑上去吻了吻他的眉心:“趁大家都还没起来……再去冲洗一下?”

  猛然发现自己失神的这一小会,药研已经重新整理好仪表,浅紫色的眼眸透过镜片好整以暇的望着还赤裸着的自己,一期一振的脸一下红透了:“……去吧。”说着捡起一边的衣服一件件的穿好,扣着衬衫扣子抬起头的时候正巧对上一直注视着他的药研的双眼,眼神之中满溢出来的恋慕让他心里顿时一片柔软。

  ——按理来说被早有预谋的弟弟做了这样的事,好歹也该生个气……吧?努力的酝酿了一下,一期一振最终还是妥协了,只是忍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

  听到他叹息,一边整理着房间的药研暗自紧张起来:“……一期哥?”

  一期一振从背后环抱住他,温和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我果然,对药研……完全没办法啊。”

  药研愣愣的回过头,一时完全反应不过来他的意思,只觉得胸口的心脏跳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一期一振琥珀色的眼睛含着笑意,看着总是游刃有余的弟弟脸上露出呆滞的表情。——他忽然回想起自己上一次看到这样可爱的神情,大概是初次来到本丸的时候吧?

  “嗯……我的意思是。我也和药研一样,我喜欢你。”

  “啊,并不是兄弟之间的那种,而是作为一期一振,喜欢着药研藤四郎。”

  一直都严谨认真的青年顿了一下,又补充道。

  

  “……”在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药研这才眨眨眼回过神来——面对着兄长严肃又紧张、还夹杂着羞赧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唔、噗……一期哥,现在的表情、好可爱……”

  “——?!你倒是认真听……!”

  故作羞恼的一期一振决定还是假装没看到,自家弟弟借着笑意别开脸,手背却飞快蹭了下眼角。

  再怎么装作成熟,终究还是会在自己面前露出格外可爱的一面呢。一期一振宠溺的笑了笑,伸手轻轻拂去药研头发上粉色的花瓣——

  “……?”

  相拥的兄弟两人疑惑的看向紧闭的房门,这才发现房间里不知何时落了满地的樱花瓣——罪魁祸首当然是两人背后控制不住的樱吹雪。

  “一期哥……我们、去洗澡吧。”不知为何有些心虚的药研咽了咽口水,拿起刚才收拾好的沐浴用品,拉着一期一振便落荒而逃似的冲出房间。


 

 【END】

  

◆◇◆◇◆◇◆



信誓旦旦说好不能再开车了(手动再见

结果掉进兄弟骨科沼之后还是控制不住麒麟臂来了一发

_(:з」∠)_不管一期药还是药一期都好萌萌……躺平,安详,升天


接下来应该继续更江湖,再构思一下ABO

我们下辆车见☆(并没有  


评论 ( 15 )
热度 ( 101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