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亚·葛洛雷雅

WB:@盖亚空星原_伊塔库亚饲养员

自分地,放置手作,杂物和文坑|文废画渣|冷CP晚期|叔控晚期|

|全性向通吃( ´ ▽ ` )ノ|

| 刀剑乱舞 | 加州清光推 | 刀myu流司推 |
| ALL清 | 药一期药 | 偶尔乙女向

| COC TRPG沉迷中 |

| 剑三已A|毒策毒|唐策 | 藏唐

【本丸怪谈】


写200fo点文前的复健,突发的细思恐极小怪谈。

无cp向


◆◇◆◇◆◇


最近本丸的小短刀之间不知怎么的流行起恐怖影片热,每天晚上都要热热闹闹的聚在房间里看拜托审神者搜集来的恐怖电影,偶尔审神者空闲下来的时候还经常被他们缠着说些现世的校园和都市怪谈。

“啊啊、我自己很怕这些的,所以不经常看,但是小家伙们又很期待的样子……”审神者盘腿坐在被窝旁边剪着指甲,一个个白色的小半月随着清脆咔嚓声散落在榻榻米上。
“主上——”旁边替她整理被褥的近侍加州清光爬过来,一面鼓腮抱怨着一面却认真的把指甲扫进旁边的小垃圾盒。“说了多少次生活垃圾请用这个——”
“唔嘿嘿,我又忘啦……”傻笑着吐了吐舌,小个子的审神者也乖乖的帮忙一起收拾:“一会我还要去一下厕所……”
“唔,不用我陪您去了?”清光露出个揶揄的笑容,看着忽然满脸通红的审神者。
——他指的是三个月前刚刚就任不久,审神者半夜自己一人穿过走廊去厕所,结果走到半路就被吓到哭着回来找自己的事情。
不只是他,那时在近一个月时间内当过近侍的刀剑男士们据说都半夜接受过这样的“任务”。为此长谷部还特别贴心的半夜起来坐在门口等着陪审神者去厕所。

“我、我现在已经不怕了——!而且大家也都还没睡,没关系的啦!”一想到这个还是觉得丢脸,羞恼的审神者为了挽回尊严强行解释了一波。“不、不说了我先去啦——”
“诶——”打刀付丧神发出遗憾的声音,看着审神者落荒而逃跑出房间的背影,唇边忍不住弯起弧度。“不过您需要的话请随时叫我哦——”


此时正是晚上十二点半,托审神者近日夜夜修仙的福,本丸的刀剑男士们整体的作息时间都往后推了几个小时,本来晚上就精力过剩的短刀们更是兴奋的在房间里围坐了一圈玩百物语游戏,刻意营造恐怖氛围的屋内只透出点点烛光。
审神者从拐角走出来,脖子上挂着的手机还开着闪光灯照明。却刚好看到打开一条缝的房门外站着一身整齐出阵服的一期一振。
……?今天好像没有给他安排出阵或者远征任务吧。
审神者心下疑惑,对方却发现了她,为了不打扰到屋里的弟弟们还刻意压低声音:“主上,您这个时间还不就寝吗?”
“啊哈哈…说什么呢,你不是知道我最近都在熬夜赶工嘛。”审神者讪讪笑着,还在想粟田口家兄长怎么忽然明知故问起来。
四周围忽地起了一阵冷风,吹得廊檐下挂着的风铃孤零零的叮铃作响,就连周围灌木丛黑魆魆的影子都仿佛在风的教唆下往回廊逼近。

“啊、门没有关好,蜡烛要灭了!”
只听得门里边传来慌张的七手八脚关门的动静,随后咔哒一声,小小的一条门缝也关上了。
审神者感觉到后颈一股寒意作祟,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再抬起头却发现面前的一期一振面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注视着自己,明明是温润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在晦暗不明的夜色中却显得有些阴郁。
“夜晚阴气重,主上还是不要在此久留。”
“啊、你不提醒我都忘了。我要去厕所的……”审神者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那我就先走啦,再站下去明天得感冒——”
用颤抖的手握住胸前的手机,审神者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这条短短的走廊。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直到转过另一个拐角,那双阴郁的琥珀色眼眸也仿佛还在注视着她小小的身影。

啊啊啊啊憋不住了——
迈开小短腿冲向走廊尽头的厕所,审神者路过亮着暖黄色灯光的厨房时,却因为听到什么又猛地停下了脚步。
“做好了,药研去端给他们吧。”温柔的声音顿了顿又继续道:“给主上的那份是没有加蜂蜜的,别拿错了。”
——这分明就是一期一振的声音。

“唷大将,怎么站在这发呆呢?”自从修行过后显得越发成熟的短刀付丧神看到她站在门口,贴心的过来询问。
“啊,今天忘了给您报告,厕所的灯坏了……”跟着走出来的一期一振穿着内番服,手上拿着外套给弟弟披上。“可能要等长谷部殿下回来了才能修好了。”

等……内番服?
审神者愣了一下,再迟钝如她,好歹也是拿到审神者资格的,此时忽然反应过来刚才走廊上那股违和感从何而来。

“一期……你刚才、有没有去过你弟弟们的房间那边的走廊…?”审神者结结巴巴的问。
“……?一期哥刚才一直和我在这边做夜宵。”药研见她脸色不太对,上前拍了拍她单薄的肩膀:“……大将,你在发抖喔?”

审神者哭丧着脸:“我、我快憋不住了……谁、陪我去一下……”
粟田口家大哥用十分关爱的眼神看着还没自己弟弟高的审神者:“我陪您去吧?”
“不不不,还是麻烦药研陪我走一趟吧。”已经语无伦次的审神者深吸一口气,拉着旁边的短刀少年急匆匆的跑掉了。“夜宵放我房里就好——”
“大将、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夜宵啊……”

一期一振无奈的笑了笑,有些疑惑为什么审神者忽然看到自己便紧张起来。
他端起红豆圆子汤向弟弟们的房间走去,厨房里的灯光却在这时轻轻的闪了闪,啪嗒一声毫无预兆的灭了。
对于夜战侦查本来就十分苦手的太刀青年只能试探着转身,想把手上的托盘放下。却在这一瞬间瞥见了庭院中伫立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直到现在他才察觉,这是个无月的夜晚。厚厚的云层隔绝了所有光线,让本丸的庭院被浓厚得化不开的黑暗所隔绝,在灯光熄灭的一瞬间,那仿佛化作实质的暗色就有如鬼蜮一般向他涌来。
——一期一振甚至能感觉到自己额角有冷汗滑落。


“……一期哥?你怎么了?”
随着药研的声音响起,厨房的暖灯发出虚弱的电流声,战战兢兢似的重新亮起来,填满了整个空间的暗色也窸窸窣窣的退却了。
看着审神者和药研一起走回来,回过神的一期一振这才发现手里端着的红豆汤不知何时已经全部打翻在走廊上。
“一期你脸色好差,生病了?”审神者似乎已经冷静下来,拉着他坐在一边,小手贴上他失去血色的掌心,带着融融暖意的灵力输送过来,让他稍微好受了一点。
方才那股令人不适的、不可名状的气息已经被审神者令人安心的灵息所代替,青年付丧神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主上,刚才是否也看到了‘那个’?”


是的,在那异样的黑暗当中却清晰得仿佛近在眼前的身影。
——的确就是“一期一振”。

审神者猛然想起在那条走廊上感觉到的、身后付丧神的视线,阴暗而黏腻,有如实质般跟随着自己。
——那真的,只是付丧神吗?



【fin】

◆◇◆◇◆◇




还食用愉快吗★

来科普一下这只暗黑一期的私设。

其实是隔壁暗堕刀管制丸的一期。前主婶婶因为死活挖不出弟弟弃坑了,被回收后怎么也无法完全净化,最后来到管制丸。大概已经因为执念太深成为了超神的存在(???)
非常非常非常在意弟弟,也很疼爱同在管制丸里的暗堕短刀们,但是也同时不想再看到新的弟弟来到管制丸。
刚好发现隔壁的迟钝婶的丸里集齐了弟弟们,就很羡慕的经常跑过来看。这次一冲动就想取代这个丸的一期。但是因为药研和婶婶回来了就及时收手。
就算是在别的丸,也不希望被弟弟看到自己这样。

(而且夜战太刀也打不过极化药总吧(。))

有空写写管制丸的小故事。😉



评论 ( 13 )
热度 ( 36 )

© 盖亚·葛洛雷雅 | Powered by LOFTER